故事 短篇故事

机密档案:梦的另一边

作者:好望饺子
2021-02-24 13:00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不确定自己的神智是否还属于自己,也不确定这些文字是不是我的真实想法,我仿佛在一个克莱因瓶中,或者说是在瓶外。

我们来自一个谜,我们又走向一个谜。

一、

“我昨天梦见自己在杀人…”

“做梦而已,别当真。”

“可实在是太诡异了,被杀死的也是我自己…”

周福坐在我对面,脸色苍白,低头看着桌上的杯子,双目有些失神,我觉得他是工作压力太大了,最近经济形势不好,到处都在裁员减薪,他作为一个互联网公司的底层小职员,又背着房贷,更是如履薄冰。

“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就容易做一些匪夷所思的梦。”

“我不知道…”周福突然皱紧眉头,直直盯着我问道:“你会在醒来后回忆自己的梦么?”

“不会,醒来后基本不记得什么了,也懒得去回想,有这功夫我宁可去想想怎么应对我那难缠的上司。”

我自嘲的笑了笑,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今天的咖啡好像比以前要苦一些,我刚准备把话题引到咖啡上,就听到周福说:“今天的咖啡有些苦。”

“你还没喝怎么就知道?”

“的确苦了些,”周福端起杯子狠狠喝了一大口,“苦些好,更提神。”

周福的举动让我觉得有些说不上来的奇怪,以前他不怎么喝咖啡,说是会影响睡眠,下午见面后却直接点了两杯咖啡,还突然嗜苦,可能的确最近不太顺利吧,需要一些新刺激。

“还是少喝点,晚上该睡不着了,”我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再待会儿可以一起去吃个晚饭,叫上吴帆,咱仨也好久没聚了。”

“睡不着才好…”周福的眼神有些失焦,但马上又看着我说道, “晚点我还有事,就不去了,陆舟,你可不可以帮我个忙?”

“尽管说,咱们谁跟谁。”

“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一定记得帮我查清真相。”

我愣了一会儿,随即笑出声来,连连应和:“好好好,我一定查明是哪个上司那么坏,把你搞得压力这么大。”

“哎…”周福深深的叹了口气,端起咖啡一饮而尽,“我先走了。”

“开心些,生活哪有过不去的坎。”

我目送周福离开,他推门的那个瞬间停顿了一下,然而下一刻还是推开门走了出去。事后想起来,如果我当时能不那么先入为主的认为他压力大,又或者追出去问问他到底有什么事,这扇门可能就不会通往地狱。

二、

周福死了。

警察告知时,我的脊背感觉像是放了一根冰柱。

死因初步判定是睡觉时心脏骤停,但周福并没有心脏相关的基础病,死状很安详,身上也没有其他外伤。

刺骨的寒意冻结了我的大脑。

例行问询完毕后,一位姓唐的警官给我留了电话号码,强调说我如果想起什么,可以打电话给他。

可我要跟他说什么呢?说周福在死亡的前两天,梦见自己杀死了自己?

“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一定记得帮我查清真相”,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周福的嘱托,就在两天前,我还以为这是他在开玩笑。

“可是,警察都一筹莫展的事情,我又如何才能查到真相?”

我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耳边嗡嗡作响,感觉全身都紧绷绷的。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吓得我跳了起来,是吴帆的来电。

“陆舟,你也知道了吧?!”

吴帆的声音低沉但惶恐,看来警察同时也去找了他。

“知道,警察刚来找过我了。”

“我这边也是,但我有些话不敢跟警察说…而且也不确定是否有联系…”

“是他生前跟你说过什么吗?”

“记得是一个月以前,他说他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找到了不枯竭的灵感源泉,只要多睡觉就好了…”吴帆的声音越说越小,“咱们要不见面聊吧,这事儿还挺瘆人的…”

我听着电话,也总感觉背后凉飕飕的,这种时候实在不适合独处。

“我这就去你家,咱们抱团就不怕了。”

挂掉电话后我就穿鞋准备出门,开门时我顿了一下,犹豫要不要先跟唐警官打个电话说一声,但转念一想还是直接去找吴帆了。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三、

“你是说在两天前,周福精神状态不太好,并且喜欢上了喝咖啡?”吴帆一边给我递热水一边问道,“我记得我们仨都不怎么爱喝咖啡吧?”

“我喝咖啡,但的确谈不上爱喝,”热水从喉咙流入体内,身体瞬间温暖了许多,“偏苦的咖啡我基本喝不进去,但那天下午他两口就喝完了。”

“这是不想睡觉的节奏…”

“可是他在一个月前还跟你说只要多睡觉就能有灵感。”

“对了,给你看样东西,”吴帆起身走向卧室,拿出来一个本子,“这是上次他掉下的记事本,一直说给他送过去,最终也没物归原主。”

吴帆叹了口气,把本子递到我手上。

这是一个蓝色封皮的记事本,边角磨损得比较厉害,应该是用过一段时间。

“你看过这个么?”

“之前快速翻了一下,应该是周福记录灵感用的,都是些莫名其妙的字句,就没细看。”

我小心翼翼的翻开记事本,发现每一页都标有日期,就像日记一样,但却不是日记,因为每一页上记录的内容都显然不是周福的生活经历:

6月16日,黑色的月亮。

6月17日,危机感,强烈的危机感。

6月18日,空间里面就是外面,外面就是里面。

6月20日,没有文字,没有距离。

……

7月15日,可以拨动的时间。

7月16日,心脏在我手中跳动,过去、现在与未来都在当下。

“好玄的内容,”记事本里从6月16日写到了7月16日,截止日期刚好是一个月之前,我挑着看了其中的几页,莫名的恐惧在我心中膨胀,“这全是他自己的臆想么?”

“谁知道呢...我就觉得这事儿处处透着诡异,”吴帆用手扶着额头,呆呆的看着桌上的水杯,“咱们还是别瞎琢磨了。”

我内心里是赞成吴帆的,但周福的嘱托一直萦绕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想到十几年前,我们三个刚来这个城市打拼时,几乎可以说是一贫如洗,又没有认识的熟人,只能依靠彼此,那些日子很难:住地下室、被诈骗、找不到工作...我们一起哭一起笑,最终还是挺了过来,现在如果不闻不问,我怕会过不了自己那道坎。

“他的家人应该会去收拾遗物,”我没有提周福在死前觉得自己可能会出意外这件事,吴帆有现在的生活不容易,当初拼了命的想在这个城市扎根,现在终于快买房结婚了,任谁都想求个安稳,“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吊唁一下,也算是正式道个别吧。”

“嗯...好,到时候一起去。你今晚就别回去了,就住我这儿,咱们一起唠嗑唠嗑吧。”

“哈哈只要你的未婚妻不介意就行。”我尽力想让吴帆放松些,毕竟生活还是要继续。

这一晚我睡得不太踏实,感觉做了很多梦,但醒来后唯一记得的,是一轮黑色的月亮。

四、

周福的房子在郊区,因为经济原因,只能选择远离城市中心的地段,当时为了帮他凑齐首付,我和吴帆也算是仗义相助,借出去的钱都没要利息,大家都不容易。

一个面容憔悴的女人站在门口,红肿的双眼中净是无奈与悲伤,这是周福的妈妈,我们走过去微微的鞠了一躬,她抬手擦了擦眼睛,然后侧了侧身,示意我们进屋。

“阿姨您节哀顺变...”我和吴帆几乎同时说道。

“谢谢你们能来,常听阿福提起你们,说这栋房子都是你们一起帮忙买的...”她用力捂住了眼睛,不想被我们看见,“进去看看吧。”

屋内还是原来的样子,客厅的沙发还是当时我买给他的礼物,虽然不贵但坐上去很舒服,但现在谁也无心坐下。

“我们去卧室看看吧。”我轻声对吴帆说,就像生怕会惊扰到谁一样。

“我就不进去了...我去陪陪阿姨。”

“我很快就出来。”

卧室里的氛围很奇怪,不知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总感觉冷嗖嗖的,扫视一圈,发现这里已经被清理过了,周福的东西都被装在纸盒里,书桌和柜子上什么都没有,床上也只剩下了一个垫子。我慢慢的走近这些纸盒,发现其中有一个蓝色封皮的记事本,外型很像我在吴帆家看的那本。

可能是好奇心作祟,也可能是冥冥之中有天意,我忍不住伸手去拿这个本子,蓝色的记事本被我从纸盒中抽出,一个恍惚,我仿佛听到命运的齿轮开始嘎吱嘎吱地转动了。

我的手有些不自觉的颤抖,呼吸也变得沉重。

“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一定记得帮我查清真相。”脑海中又响起了这句话,周福那天离开前的停顿,到底是在犹豫什么呢?

大脑还没给出结论,双手已经不自觉的翻开了记事本,眼睛也被吸引过去:

7月25日,我在看一部电影,一部很奇特的影片,我看见小时候在老家门口卖棉花糖的老奶奶,然后我拉动进度条,我又看见当初骗我钱的那个骗子,我很生气,我想跳进电影里痛扁他一顿,但无论如何都跳不进去,我好生气。

7月26日,世界变得支离破碎,但却丝毫不影响我的行动,我从一个类似于太空舱的东西里面缓缓跨出一步,看见高楼大厦都交织在一起,没有破损,没有裂痕,再一步,我又回到了太空舱里。

7月28日,我找陆舟喝咖啡,我们开始聊天,虽然没有声音没有文字,但我就是知道他的意思,我感觉自己的状态不是很好,他喝了一口咖啡,告诉我很苦,我尝了一口,的确很苦,我告诉他咖啡难喝,忘记这里。PS:很奇怪居然会做这种梦,我们明明都不怎么喜欢喝咖啡。

震惊偷走了我的呼吸,我呆住了,原来本子里记录的都是周福他自己的梦,并且他之所以能在8月14日未卜先知般的说出咖啡是苦的,竟是因为他提前梦到过!

“陆舟,你好了吗?”吴帆的声音将我从疑惑的漩涡中暂时拉了出来。

“好了...好了。”

强烈的好奇与困惑让我下意识的把本子带出房间,平复了一下心绪,我对阿姨说:“这个本子我能带走么?想留个挂念。”

“拿去吧,这些东西也没地方去...”她看了一眼卧室,随即又低下了头。

“阿姨您保重身体。”

我跟吴帆出门前再次鞠了一躬,起身的时候,我余光瞥到吴帆的脸色并不好看。

“这个本子上,也是那些匪夷所思的内容么?”等电梯的时候,吴帆忍不住问了出来。

“甚至更奇怪,你要看看吗?”

“我不看,我要开始准备婚礼,太忙了”

“到时候我可以给你当伴郎。”

“你一定要来,”吴帆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本子你也别看了,本来你和周福都要来当伴郎...”

“放心,我一定来,”我拍了拍吴帆的肩膀,“咱们回去都好好休息,这些天太紧张了。”

我想让吴帆安心准备他的婚礼,不是因为怕他分心,而是因为我隐隐觉得这件事情会越发不可收拾,我们仨里至少得有一个人完成最初的愿望,在这个城市成家立业。

真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五、

我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看着手里的记事本,总觉得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坐在书桌前,打开台灯,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周福在那之后梦到了什么:

7月31日,一股紧迫的感觉,周围的世界变得越来越不通透,我只想钻进太空舱,但却始终无法到达,隔断越来越多,感觉从紧迫变成恐惧,最后是灰茫茫的一片。

8月5日,我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准确的说,我看到了自己的五脏六腑,我还看到身边都是这样的内脏,但我没有丝毫欲望去触碰其他内脏,我用手感受着自己的心跳,很奇妙。PS:醒来后回溯梦境果然有用,我越来越能掌控自己的梦境,如果梦中再有那个诈骗我的人,一定能跳进去暴打他一顿。

8月11日,我又看到了那部电影,进度条仿佛变成了一道门,我可以随意出入,我吃到了童年时的棉花糖,还是那么好吃,然后那个骗子,我如愿以偿的暴打了他一顿,但他好像没什么反应,没意思。PS:如果入睡前在脑袋中一直强化某个场景或情绪,在梦中就真的能重现??

8月13日,我梦中杀了我自己?我完全无法控制,这就是死亡的感觉?

8月15日,假的!都是假的!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我不认识周福,或者我没在14号的时候见过周福,我一定会认为这是胡言乱语。

可我现在觉得,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这种发现导致了他的“正常”死亡。

“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一定记得帮我查清真相。”

“可是我要如何探清这虚无缥缈的真相呢?”我置身于寂静之中,直直的盯着窗外,城市的夜车水马龙。

大概只有一个办法了。

六、

一段时间后,我接到了唐警官的电话,他在电话那头显得很焦急。

“听周福的妈妈说,你拿走了一个记事本?”

“是的,拿来做个挂念。”

“我希望你说实话。”

“说了你会信么?”

“就是因为会信,我才打了这个电话。”

“电话里说不清楚,来我家说吧。”

片刻之后,唐警官匆匆赶到了我家门口,他穿着便装,但比穿警装时还要严肃。

我招呼他坐在客厅里,端上来两杯苦咖啡。

“唐警官,你一开始就知道对吗?”我坐在他对面,深深的喝了一口咖啡。

“叫我唐华就好,”他微微叹了口气,“你走到哪一步了?”

“周福临死前让我帮他查清真相,”我低头看了一眼杯中的咖啡,黑色液体之下仿佛藏着无尽的深渊,“但他自己其实已经知道了全部的真相,所以无法继续存在了。”

“你最好跟我去一个地方,”唐华把身体朝我这边挪了挪,“唯一必要的只是生存。”

“游戏里的虚拟角色们也会这样想么?”我又喝了一口咖啡,“哪怕他们拥有史诗般的剧情。”

“我不知道。”

“明天我要去参加婚礼,”我发现唐华不可思议的盯着我,“别误会,是我最好朋友的婚礼,我要去做伴郎,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了,这之后,我会跟你走。”

唐华默默的盯了我一会儿,深深的叹了口气,起身走向门口。

临出门前他突然转身问了我一个问题:“你是故意不早些联系我的么?”

“你是故意在一开始隐瞒自己真实身份的么?”

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远,我轻轻的关上了门。

七、

我回到卧室,打开了衣柜,里面是我的伴郎服,想到上一次穿的这么正式见吴帆时,还是刚来这座城市找工作那会儿,我们仨挤在狭小的地下室里,穿得西装笔挺,互相打量着彼此,言语间尽是豪言壮志,仿佛下一刻就会一跃成为举世瞩目的大明星。

已经是15年以前的事情了,却好像发生在昨天。

就在昨天,我做了一个非常清醒的梦,我需要把它记录下来:

我从一个太空舱似的物体中醒来,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墙面,我听到有人在呼唤,于是向外跨了一步,白茫茫的墙面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数内脏和面孔,没有规律的分散在空中,有一种紧张的氛围环绕着我们,虽然没有语言,没有声音,但我知道,必须要尽快适应太空舱中的状态,否则就会被抹灭,为了加快适应这种状态,我不得不一直温习在太空舱中的时间,画面在空中展开,将我包围,但其实我在包围圈的外面,过去、未来与现在都同时呈现。也就是这个时候,一种抽离感突然袭来,我仿佛是在第三人称视角看着这一切,但又过了一会儿,这种感觉就消失了。

我伸手去触碰时间流,这种触碰让我能够获知在当时的感受,但很奇怪我竟然有种重新体验一遍的冲动,这股冲动很快就消逝了,我用手捂住心脏,律动感告诉我自己没有被感染,我见过周围有心脏在回顾时间流的时候停止了律动,准确的说是被灵者强行停止了律动,当时大脑中的信息告诉我这是一种极其深度的感染,无法挽回。

这个世界真是太危险了,我们不仅要告别熟悉的空间,还要时刻提防这种感染。生命就是这么无奈,每个空间最终都会变成这样,但我是幸运的,我应该能完成最终的空间维度大循环,回归最初的状态,然后去往其他地方。

大脑接收到了一个罕见的信号,是灵者传来的,为什么要我尽快重返太空舱,难道坍塌已经开始了么?应该还有一段时间才对吧。但灵者的指引必须遵从,我往后退了一步,太空舱内白茫茫的墙面又出现在我眼前。

“更换设备,重新接入”

突然那种抽离感又出现了,我看见有另一个自己在紧紧的盯着我,他似乎在慢慢的朝我走来,伴随着一种真实的坠落感,眼前的“我”消失了,白茫茫的墙面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圆,就像一轮黑色的月亮。

写完这些,我长舒了一口气。

“这应该就是真相了吧,”我看着不远处的蓝色记事本,心中默念,“其实你自己也知道了。”

我抬头看向窗外,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都市的霓虹灯也照不亮昏暗的天空。

“我们是游戏中的虚拟角色么?”我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

我扭头看向衣柜里的伴郎服,眼前出现了明天吴帆婚礼的场面,新人笑靥如花,鲜红色的玫瑰花瓣缓缓落下,落在吴帆的手上,这双手牵着新娘,两人一起走向了远方。

我觉得有些困了,是得好好睡一觉,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如果还有明天的话。

陆舟档案情况说明:

档案等级:S++(绝密)

对接人:唐华

存档处:宇宙研究院-814分局

来源:陆舟的卧室

强关联人:周福(已死亡)、吴帆

提档流程:只能由对接人发起,审批至研究院最高负责人

概述:非纪实文档,该文档由唐华从陆舟家带回,经检测,档案本身无空间干扰。目前世界各地都有类似的事情,相较而言,此文档中的记录较为全面,对于研究四维空间可能有价值,但不排除其中包含陆舟臆想的成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