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小狐狸,做我娘子吧

作者:花尽
2021-02-25 19:00



古有灵狐一族,道法高深,可化为人形,与普通百姓一般无二,人狐相处,并无冲突。

先朝皇帝荒淫无度,昏庸无道,有将军云氏,骁勇善战,欲救百姓于水火,得狐族相助,一战成名,黄袍加身,奉国号为晟,在位二十余年,国泰民安。

后其子云铭登基,因惧怕狐族灵力威胁皇族统治,大肆捕杀狐族,众官员为讨皇帝欢心,一一效法。狐族无奈,集所剩无几的人口逃离此地。

晟朝五十二年,云铭因病驾崩,其子云璃继位,年仅二十四岁。现皇帝有一胞弟云槐,二十二岁,战功赫赫,是云璃唯一亲近信赖之人。

近日边关来报,有狐妖频繁出入官员府邸,进行偷盗之事,边关各处人心惶惶。

有官员说,狐族妖邪,有伤国本,必除之而后快。

有百姓说,当年不分青红皂白大肆猎杀,瞧瞧,这便是报应。



“将军,护心镜带着,万不可受伤。”

“笑话,怎会有人能近我的身?”

“将军,护膝带着,这深冬,可冷着呢。”

“笑话,我顶天立地,不惧严寒。”

“将军,还有……”

“笑话……”

在将军府内阁,一个白衣女子正忙前忙后的奔走,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一样又一样的事物。广袖微动,一身清华,似是仙子坠落,身后坐着一身铠甲的将军,丰神俊朗。

云槐看着眼前的林念为自己准备行囊,虽说着不近人情的话,可嘴上的笑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到了分别的时辰,不顾两旁的仆人,云槐揽住林念的腰,俯身吻了她的额头,低声道:“此去数日,娘子可要记得想我。”

看到仆人们掩面轻笑,林念羞得双颊通红,急忙推开云槐,“将军又在耍嘴,此次皇上御驾亲征,将军还是早早出发,莫要误了时辰。”

云槐甚是愉悦,本就俊朗的脸又多了几分笑意,招手唤来刘管家,拍拍他的肩膀,“这几日府里的一切事宜都听夫人的,小心伺候,若有半分不敬,我就拧了谁的脑袋。”

刘管家点头,“请将军放心,我们定好好照顾夫人,请将军平安归来。”说完和众仆人一同跪下磕头。

“好!”云槐朝林念一笑,上马离开。



“云槐,你可曾听说过狐族灵女?”

数日后,皇帝云璃在城墙高楼上眺望,远处,望不见边的黑夜中,不知隐藏了多少满含怨怼的眼睛,一声声压抑的怒吼,正透过风雪隐隐传来。

“臣弟略有耳闻,听闻那灵女乃是九尾灵狐,掌管整个狐族,”云槐站在云璃身后,“此次若能见到灵女,商议妥当,那于皇兄在朝中威望,以及缓和人狐两族世代恩怨,都将大有益处。”

“人狐恩怨延续了这许多年,朕也曾多次颁布法令禁止,却始终无果。朕这个皇帝,着实没用。”云璃叹了口气,目光不知看向哪里。

“皇兄切莫妄自菲薄,那些老臣仗着自己是建国功臣,处处压制皇兄,若强行施压,恐怕会适得其反。”

“是啊,可是如今狐族来犯,明显是为报仇,我们的胜算,又有多少?”

雪,越下越大,每片雪花都带着诡异的气息。

云槐没有回话,他突然想起林念。

他记得,那年回京途中休整,发现了一只瑟缩在草堆里奄奄一息的小白狐,心生怜爱,便抱回了府。

本想等长大一点,就送回森林里去,谁知某天一觉醒来,身边便多了个窈窕可人的姑娘。

一眼万年,再舍不得放手。

她,有时也会想家吧......

“听说那灵女眉间有淡蓝色狐尾印记,”云璃的话打断了云槐的思绪,“若能见到她,我定要求得她的原谅。”

蓝色狐尾印记?

云槐突然一惊,他记得第一眼看到化为人形的林念时,似乎就有这样一个狐尾印记。

只是当时他睡眼朦胧,加上之后再没看到这个印记,竟从未注意过。

那么,林念就是......

“你们,悔悟的太晚了!”



将军府。

“今年的雪真大啊,冷的要人命。”院里的小厮碎碎念着。

“不行,一会得再去夫人房里添把火,万不可冻着夫人。”旁边一个丫头说到。

“哎,咱们那位夫人,可是被将军捡回来的狐狸化身的。”小厮看看四周,压低声音对丫头说到,“这狐族对咱们这些人类怨念颇深,你说夫人会不会趁将军不在,然后对我们……”

“呸呸呸,狐妖化身怎么了,夫人貌美,心地善良,就算所有人都不理解,我也要护在夫人身前。”小女子打断小厮的话,一拍胸脯,一字一句说道。

她永远不会忘记是夫人将她从青楼里赎了身,给她钱财安置家里,然后让她在将军府里得了这份体面差事,这份恩情,就算赴汤蹈火,她也愿意。

“那是那是,夫人对咱们这些下人,可真是好的没话说,要是真有那么一天,保护夫人,也算我一个。”那小厮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

“你啊,好好做事,要是真有那么一天,将军定会护夫人周全的,哪还轮得到你我。”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完全没察觉屋后一角有个白衣身影,带着微微的杀气,悄然隐去了身形。

林念回到屋中,想起那年在外躲避追杀,拼尽全力留下这一口气,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抱在了怀里。

是云槐带她回府里,日日给她敷药,喂食。

她实在想象不到,一个血战沙场的大将军,要日日抱着她才能安心睡觉。

那时,他总爱抱着她说话,什么今天又添了新伤,什么那顾丞相就是个王八蛋,什么小厨房的菜咸得很……

他以为的自言自语,她句句都放在心上。

那日伤好化为人形,盯着他的睡颜,本想偷亲一口就溜掉,此生不复相见,可是他醒了。

四目相对,愣了愣,他温柔的将她拉进怀里,“小狐狸,做我娘子吧。”

她看着他,他一笑,她便知道自己再也逃不掉了。

“夫人,唤我何事。”刘管家进屋打断了林念的回忆。

“将这符贴到府门两侧,不可取下。另外,将军回来之前,府内众人不得离开。”林念说完,转身出门。

“夫人,您要去哪?”刘管家点点头,有些担心的问道。

林念没有回应,出门便隐去身形。



雪,极速下落,划过脸上,犹如刀割。

“你们,悔悟的太晚了!”一个身影骤然出现,瞬间便锁住了云璃的喉咙。

与此同时,城墙下,军营中,狐面人身的身影穿梭而过,所过之处,哀嚎遍地,血流成河。

“娘子……”云槐只是站在原地,轻声叫道。

眼前的林念,蓝色狐尾印记,赤火瞳,雪白发,狐耳,尖牙,凶神恶煞。

“杀我那么多族人,如今假意慈悲,做给谁看!”林念没有看一眼云槐,只盯着云璃质问。

“你便是那狐族灵女?”云璃艰难的问到。

林念没有回答,只是手上力道加重了几分。

“听闻灵女法力高深,我寻你多年,只为表达歉意,如今幸得相遇,不知灵女有何条件,若能放我子民一条活路,云璃定尽己所能。”云璃动弹不得,一句一句说着,眼神里尽是歉意。

“活路?你们又可曾给过我们活路?”林念的眼中恨意加深,手上力道又加重了几分,“我今日,便要取了你的命!”

“阿念,你听我说。”一旁的云槐一把握住林念擒着云璃的手,让云璃得以片刻喘息,“白狐一族,本就稀有,平民百姓根本不可能遇见,你们若是随意滥杀百姓,与那些恶人又有何异?”

林念虽做了无数心理准备,却在他的手覆上自己手的那一刻,竟有些犹豫。

她想起死去的同族,逼迫自己不被感情控制,微微转身伸手狠狠掐住云槐的喉咙。

在她转身的空隙,他是有机会逃开的,可他仍站在原地,眼里只有林念,“娘子,你是狐族灵女,若你助我兄弟二人一臂之力,那些皇族权贵,定会得到他们应有的报应。但你若要报仇,那就杀了我吧。”

云槐说完更加靠近林念,脖子渗出丝丝血迹。

林念的眼神一点一点清明,又恢复了云槐熟悉的那个模样,她轻轻松开手,盯着云槐,“我只相信你,你不会让我后悔,对吗?”

她知道,自己终是要投降的,从他拉她进怀里那一天起,她就败在了他手里。

“一言为定。”他的眼中,全是坚定的爱意。

“那,你可愿应我几个条件?”林念转身望向云璃,

“灵女但说无妨,云璃定会做到。“

……

“那便如此。”

云璃连连点头,“此举既可平息狐族怨念,又能让那些作恶多端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甚好。”

林念转身,一个九尾灵狐的图腾在空中出现,厮杀声,喊叫声都停止了,城下的狐族人都开始冲着那图腾跪拜。

林念看着云槐,长久的不安终是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她只觉得浑身轻松,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



京城里,传着很多流言。

听说那场与狐族的战乱,皇帝与将军兄弟齐心,虽有伤亡却还是赢了,真乃国之大幸。

听说边关突然出现九尾灵狐的化影,皇帝说是白狐显灵,战乱才得以平息。

听说皇帝将那白狐奉为国兽,应国兽旨意,肃清贪官污吏,朝野上下,一派清明。

听说那些凶恶的地方权贵,生病的生病,出事的出事,据说是作恶太多,遭到了神灵惩戒。

听说城南的将军府,那征战沙场,铁骨铮铮的云槐将军对自家夫人言听计从,日日只看着自家夫人。

“娘子,这么多年,我竟不知你就是狐族灵女。

林念笑而不答。

“那九尾灵狐的化身甚是好看,为夫娶到你,真是幸载。”

“就会耍嘴。”

“不过我没想到娘子竟会和皇兄合作。”

“不过是施法惩戒那些坏人,不算难事。”林念笑道,“若我不应,冤冤相报何时了,受苦的终是百姓。”

林念低下头,拽着云槐的衣角,轻声说道,“那一晚,我是准备屠城的。”

云槐知道,以狐族的灵力,屠城,自然轻而易举。他摸摸林念的头,轻轻抓住她的手,“可娘子还是在将军府设了禁制。”

林念抬头看着云槐,眼眶红润,“我舍不得夫君。”

“娘子,你说什么?你唤我夫君?这许多年,你终于肯唤我一声夫君了!”云槐高兴的看向林念,双手抚摸着林念的脸。

“我们狐族,认定了一个人,就要一生一世一双人,不可辜负。若,若你敢有二心,那,我可是要屠城的!”林念忽然站起来,两手叉腰,一脸正经。

“好,一生一世一双人,为夫定不负你。”

就算到了三生石旁,忘川河畔,黑白无常的索命绳绑在身上,也绝不辜负。

林念始终记得,当时她因过多使用法力晕倒在他怀里,朦胧之间,她感到一滴又一滴眼泪落在她脸上,她听见云槐一遍一遍的轻唤着:

“娘子,娘子……”

作者:温良,19岁,大二学生一枚,心中一直有一个文学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