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非她不娶

作者: 赵鸿飞
2021-03-05 11:00

1.
周六早晨,想好好睡个懒觉,结果姑姑打来电话:“文力,你快来劝劝你表弟吧。他迷上了一个村里的小妮子,我们怎么劝都劝不过来。”
 
我极不情愿地起床。
 
一进姑姑家门,就听见姑姑正气鼓鼓地训斥表弟:“都多大个人了,还这么幼稚!你,局长的儿子。她,一个村姑,门不当户不对,根本没法过日子。”
 
表弟辩解:“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讲门当户对。我们追求的是真感情。她特别善解人情,对我特别贴心。”
 
姑姑斜着眼睛说:“善解人意?我看是城府过深吧。能把你这个高干子弟迷住,可见心眼儿不是一般的多啊。”
 
我忙从中劝解:“先别吵。这不是小事,慢慢谈,慢慢谈。”
 
大家都坐下来。姑姑喝口水,对我说:“你看啊。这半年来,不知人家给介绍过多少姑娘,一个比一个条件好,可是他每回都看不上。最近呢,无论谁给介绍,干脆一个也不见了。我问了半天才知道,原来是看上了一个村姑。”
 
“她是干吗的?”我问。
 
姑姑说:“在电视台,事业编制。”
 
“有编制,条件也算差不多啊。”我说。
 
“差不多?是差太多,她们家只有她是吃公家饭的,父母都是农民,两个弟弟都给人打工。将来,负担可重了你是过来人,好好劝劝你表弟吧。”

 
“我试试跟他聊聊吧。”我说。
 
我站起来拍拍表弟:“咱们去你屋聊。”
 
2.

“兄弟啊,‘门当户对’这个观念能在中国延续几千年,就一定有它的道理,不能简单地认为是封建思想。”然后我跟他讲了一番大道理,并且引用王海鸰老师在她的作品中所讲的婚恋观:所谓爱情,不过是种种条件的权衡,就看你更看中哪一样了。
 
“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表弟反过来问我:“嫂子不也是农村出来的吗?当年嫁给你时,可是物质条件全不如你。”
 
“这得分情况。”我说:“我确实是个重感情的人。我那时,是同事,经过长时间的接触,产生了感情,我们才决定在一起的。”
 
然后我问表弟:“想必你也是偶然认识她,逐渐产生感情的了?”
 
表弟低下了头:“是朋友介绍的。”
 
“那你就得小心一点了。”我笑着说。
 
“她读过我在电视台《诗乐园》发表的诗歌,特别欣赏我的才华。”
 
“这你也信?”我反问。
 
“经过这半年的接触,我觉得她是一个非常温柔、体贴,有理想、有追求的人。这也正是我多年来想象的那样。”
 
然后我们又谈了好久,我从现实分析利弊,他从感情上讲他的理由。
 
“这么跟你说吧,”表弟斩钉截铁地说:“我是非她不娶了!”
 
“既然你这么大的决心,那就慢慢跟我姑解释吧。接受这个,总得需要个过程。”
 

3.
半月后,表弟打电话给我,想一起喝点。
 
我去了,是在城郊的一个烧烤摊。在那里,见到了姑姑说的那个“村姑”,长发、白裙,举止、谈吐从容优雅,别说表弟,就我这把年纪,看到了,也不免有几分心动。
 
我们边喝边聊。旁边一桌坐了六个年轻人,其中有一个,不时往这边探头看看。
 
表弟指指不远处的一幢破楼,对我说:“现在我租了个房间在这里。”
 
“你主动搬出来的?”我惊讶地问。
 
“不是搬出来,”表弟纠正,“是我被我爸给赶出来。”
 
我有点吃惊了:“都闹到这地步了?”
 
“我不想这样,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一边是我的父母,一边是我心爱的人。如果这一生,我不能跟我心爱的人在一起,我将活得多么委屈。想一下,如果每天下班回到家里后,见到的不是自己喜欢的人,而只是形式上的‘家’,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那女孩不失时机地说:“哥,听说阿姨最信任你,你可得帮帮我们呀!”
 
一时,我很窘迫,不知到底该“帮”哪 头。
 
渐渐地,表弟越喝越多,眼眶也变得红红的。
 
这时,旁边的一桌年轻人中,有一个胳膊上带纹身的站起来走了过来,冲女孩说:“美女,我们老大想请你喝杯酒,请你一定要赏脸。”
 
表弟抬头说了一句:“告诉你们老大,这不可能!”

 
“就一杯酒。”年轻人嘿嘿笑了声,说。

 
表弟回头冲年轻人说:“再说一遍,”边说边伸出一根手指,在面前的空气中往下狠狠戳了八下,嘴里重重吐出:“绝不可能。”
 
那桌人意识到事情不顺利,呼啦一下全站起来,向这边走过来。
 
我心想,坏了,这下惹麻烦了。忙解释说:“兄弟,误会、误会!”
 
那边有一个声音传来:“误会,我看你们是皮痒!”
 
我正想着怎么了结,表弟伸手拎起一个酒瓶子。
 
我更慌了,伸手去拉表弟:“你别冲动!”
 
表弟甩开我的手:“反正我活着也没意思,不如拼个痛快!”
 
说完,表弟操起一个酒瓶,照自己脑门就是一下子。瞬间,鲜血顺着表弟右半边脸流下来。表弟拿着带着玻璃茬子的半截瓶子,指着那一群人喝道:“哪个不怕死的敢过来!”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把那群年轻人给镇住了。他们立在那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一个似乎是“老大”的年轻人嘿嘿笑了几声,说了声:“好,有种!”然后一挥手:“兄弟们,咱们走!”
 
我不禁佩服起表弟来,爱那女孩,都爱得生死无惧了。
 
4.
又半个月后,姑姑不甘心,又找我,说:“又有人给说媒了,人家不光物质条件好,长得也漂亮。你再去跟你表弟说说,如果他还只想着那个村姑,我们就认了。”
 
我想起上次烧烤摊的一幕,去了也是白费功夫,表弟对姑娘的爱已经生死不惧了。
 
我找到表亲,说明了来意。表弟笑着说:“好吧哥,你先说,说完了,我表态。”
 
我心想,这事弄得,有点像是走程序,明知道结果,还是把过程走完。我就按姑姑的嘱咐,介绍了那女孩的情况,表弟不为所动。

我最后说:“听姑姑说她是省传媒大学的校花,把前十年的校花都比下去了。”
 
表弟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有这么漂亮?”
 
“是的。”我回答:“姑姑把照片发给我了,不信你看。”
 
我打开微信,表弟瞪大眼睛看了看,喃喃地说:“我该找个什么理由跟现在的女友说分手呢?”
 
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