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许景明,请抓紧我

作者:花尽
2021-03-07 07:00

1.

窗外的阳光看上去格外刺眼,连街边的树都被晒得低下了头,黎天笑看了一眼还在排队的人群,不禁皱起眉,每次一到周末就这样,偏偏林穆宇又不在。

“一杯美式,就在这儿喝。”

“不好意思,现在最好是外带,不然......”黎天笑抬头的瞬间,话便停在嘴边,一时之间,她竟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脑袋一片空白。

眼前的人,一身简单的运动装,头发剪得很短,嘴角挂着明朗的笑,分明是那个熟悉的人,看上去却十分陌生。

“许景明?”

“黎天笑,三年就不认识了。”

熟悉的神情,熟悉的声音,是记忆中的那个人,只是她从未见过他穿运动装,那时偶尔陪她去运动,他也只是穿舒服一点,他说运动装会让人松懈。

“你还要楞多久啊,后面还在排队。”许景明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语气中掺杂着一丝说不明的温柔,似乎两个人只是许久未见的朋友。

黎天笑勉强笑着看向他,“不好意思啊,在这儿喝可能还要等一会,要不你先在外面......”看着许景明的眼神渐渐暗下去,她不自觉的停下来,这好像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好。”许景明只是简单回了一句,便向门口走去,她甚至怀疑这一切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又朝门口看了一眼,许景明站在那里,侧身仰着头,分不清他是在看店门口的那颗树还是在看天空。

直到后面的人催了又催,黎天笑才缓过神,只是之后她就像一个机器人,不停按着对方的命令行事,完全没有了自己的意识,她觉得自己的脑袋明明一片空白,却又像被无数黑色的绳子缠绕。

等到全部忙完,许景明也没有进来,黎天笑整理了一下柜台,准备了一杯美式走到门口,“你的美式,已经没什么人了,可以进去坐了。”

“黎天笑,搬家为什么没有告诉我。”许景明没有接过杯子,只是侧过身,微微低头看着黎天笑,眼神晦暗不明。

为什么呢?她要从哪里说起,她该从哪里说起。

“忘了。”黎天笑收回举在半空中的手,将杯子放在门口的小桌上,嘴角扯出一丝笑容,轻声飘出两个字。

2.

正想伸手的许景明一顿,准备好的话瞬间遗失在脑海里,他用了整整半年时间才找到她,当确定她的消息时,他想过无数种场景,却没有任何一种比这两个字伤人。

他嘴角一扯,自嘲的笑笑,却又在瞬间收起笑容,“黎天笑,我不相信,你......”

“妈妈!”许景明的话刚到一半,就被一个小孩打断,那小孩跌跌撞撞的朝黎天笑小跑过来,黎天笑嘴角瞬间出现笑容,转身蹲下去将孩子抱起来。

“念念回来了,玩的开心吗?”黎天笑用脸蹭蹭小孩的脸,小孩被逗得咯咯笑,用手紧紧抱住黎天笑的脖子,然后小心翼翼的看向许景明。

黎天笑这才想起身边还有许景明,她看了眼许景明,他脸上是她最熟悉不过的愤怒,她轻声开口,“念念,叫叔叔好。”

“叔叔......好。”小孩说的很费劲,看着黎天笑温柔的眼神,许景明的心像被什么东西紧紧拴住,无数的疑问却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

“念念都不等爸爸,爸爸生气了!”林穆宇从远处走过来,只顾着对黎天笑怀里的小孩说话,完全没有注意到许景明的存在,直到走近,才疑惑的看了一眼黎天笑,“还有客人啊。”

“嗯,刚店里一直有人,这才忙完。这位是我......以前的朋友,正在聊天。”林穆宇笑着点头问好,然后伸手接过孩子,“那进去聊吧,正好也没人了。”

“不用。”许景明看着黎天笑,微微泛红的眼神里看不出任何情感,低沉的声音像是从远方传来,“不用了,我要走了。”说完便径直离开。

黎天笑呆在原地,这样的许景明太熟悉了,那是一种将她拒之门外的眼神,她知道他们之间再也不会有任何可能了,明明过了三年,明明是自己的选择,但是心里却还是掀起了一场风浪。

林穆宇伸手将她拽进屋里,“看来是你故事里的人啊。”黎天笑苦笑,“哪有什么故事,你和念念玩的怎么样?”

“他看你的眼神,就说明你们有故事,你一直不说,但那孩子是他的吧。”林穆宇看了眼怀里的孩子,她似乎是被奇怪的氛围吓着了,正乖巧的瞪大眼睛看着黎天笑。

黎天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念念今天玩的怎么样啊,舅舅有没有给你买好吃的。”林穆宇拍掉她的手,然后使劲揉了揉她的头发,“你总是这样扯开话题,还有,以后不叫舅舅,叫爸爸,是不是,念念?”

看着孩子乖巧的点头,黎天笑心里终于有了一丝丝甜蜜,“林穆宇,我们招人吧,不然太忙了。”

3.

一连几天,天空一直昏昏沉沉,黎天笑看着窗外的雨,好像那些雨点都在她脑子里炸开,她叹口气看向对面的人,终于开口,“你不适合。”

对面的人丝毫没有慌乱,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直直对上黎天笑的眼睛,然后缓声开口,“那为什么会通知我来上班,老板说我很不错,甚至不用面试。”

“那是林穆宇他......”

“为此我甚至拒绝了多家公司的邀请,你们需要负责。”

“许景明!”黎天笑实在被弄得头疼,她以为再也不会见到许景明,谁知咖啡馆招人他竟投了简历,那洋洋洒洒的经历被林穆宇看上,觉得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未和她商量便通知他来上班。

黎天笑闭上眼睛缓了缓神,等平复好心情后开口,“许景明,你公司不用管了吗?”

“公司我已经交出去了,不是你说要和我过平凡的生活吗。”许景明盯着黎天笑,神情没有任何变化,说出的话却一字一字打向黎天笑的心里。

“那是三年前,我......”

“我却一直相信着。”许景明忍不住开口,他的眼神渐渐变得温柔,看着黎天笑,“黎天笑,我一直相信你会等我。”

黎天笑瞬间失去了力气,曾经她也以为自己会一直等着许景明,她嘴角浮出若有若无的笑,想开口却不知该说什么。

“你不用解释,我想过了,那个孩子看上去也才两岁左右,应该是我的吧。”许景明伸手想要握住黎天笑的手,她却在靠近的那一刻将手收回。

黎天笑低下头,不过三年时间,她曾经拥有的,她曾经想要的都已经消失了,她不知该怎么去告诉许景明,那样一份深入骨髓的痛苦,她希望自己一个人承受就够。

“不是的,许景明,念念不是你的孩子,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做鉴定。三年前,的确是我让你放下一切,可是三年了,一切都变了。”终于下定决心,黎天笑抬头笑着,笑容里却是无法隐藏的苦涩。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我知道你和林穆宇不是夫妻。黎天笑,我不相信你会变,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许景明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靠近黎天笑,“或者你可以证明给我看。”

4.

许景明想要的证明很简单,黎天笑有时都怀疑他的目的只是为了在咖啡馆工作,因为来咖啡馆工作后的许景明并没有再提起这件事,从最开始的紧张,到现在黎天笑已经完全适应了他的存在。

只是林穆宇天天都在后悔招了许景明,“黎天笑,你一定是故意的,你还喜欢他对不对。”黎天笑无奈的笑笑,“那是你招的,我没怪你就不错了。”

林穆宇皱着眉小声嘟囔,“我又不知道他的名字,还不是怪你不告诉我你们之间的事,要是知道,我还会给自己添堵吗。”

看着黎天笑脸上些许幸灾乐祸的神情,林穆宇站起来将她圈在椅子里,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要不,你就答应我吧,这样他肯定就走了,一举两得。”

林穆宇的喜欢,从未掩饰,一直这样简单明朗,不像自己的一份喜欢早已被扭曲的没了最初的模样,黎天笑有时甚至会羡慕他。

她伸手揉揉他的头,“我说过,你一直是我的弟弟,念念的舅舅。林穆宇,我们不可以将关系弄的更加复杂。”

林穆宇将头靠的更近,嘴角的笑意慢慢消失,眼睛直直看着黎天笑,“是不可以还是你不愿意?”看着他的眼神,黎天笑第一次变得慌乱,林穆宇这样认真,她发觉自己不能再这样混过去了。

“小宇,你知道我们不可能,我真的把你当弟弟,我们......”林穆宇没有忍住凑上前吻住黎天笑,他伸手扶住她的头,想要更加深入的吻下去,却被黎天笑一把推开。

“林穆宇!”黎天笑站起来,终是没有忍心说狠话,“小宇,你......”

“是因为他吧。”林穆宇站定后看着黎天笑,漆黑的眼中带着一丝凄凉,他不想躲避,这两年他已经装傻太多次,他以为只要自己一直在她身边,她总会动心,“我以为有一天你会放下过去。”

“我已经放下了。”黎天笑像是被人看穿一般,她轻声开口,却连自己都没有底气,“你不知道我们的事,但你知道我的事,林穆宇,无论别人说什么做什么,你都不该这样对我,我们应该是亲人。”

黎天笑终是忍不住哭了出来,她总以为只要向前看,一切都会过去,可是他们不停提醒她曾将发生过的一切,那是她唯一的痛处,是她不想再接近许景明的唯一理由。

5

离开许景明后,她找到一个很适合生活的地方,一切安排好后,她写信告诉许景明地址,那段时间,她既担心许景明真的会放弃一切,却又期待着许景明会突然出现。

孩子一天天长大,这份期待也变的更加强烈,幸好邻居是一对很好的年轻夫妻,妻子林穆清也正怀着孕,两个人经常到家里照顾她,陪她度过一个个难熬的夜晚。

那一晚,黎天笑察觉自己快要生了,于是打电话叫来他们,两个人收拾好需要的东西,开车带她去医院,很多事,就在一夜之间改变了。

路上出了车祸,黎天笑的孩子没能保住,林穆清孩子早产,夫妻双方却因失血过多死亡,那是黎天笑生命里最黑暗的一段时光。

是林穆宇一直在她身边,他一边治愈自己失去亲人的痛苦,一边带着黎天笑走出黑暗,后来,她收养了那个孩子,也将林穆宇当作自己的弟弟,两个人为了离开那个有痛苦回忆的地方,来到黎天笑老家,开始了新的生活。

她曾想过,如果见到许景明,她该怎么去说这件事,只是后来,她发现这份痛苦,一个人承受就够了,她不想也不愿许景明为此难过伤心,她也没有办法再面对许景明,因为只要看到他,她就会不断想起那些事,林穆清夫妇和那个孩子,会是她一生的痛。

而对于林穆宇,她始终怀着一份歉意,但这份歉意,她只能用真心偿还,是作为亲人的真心,而不是她无法改变的作为爱人的真心,因为作为爱人的那颗心,她早已给了许景明。

6.

那天之后,林穆宇刻意躲着黎天笑,但她知道他总有一天会理解他,他们是亲人,会是一辈子的亲人。

入秋之后,天气反而变得舒服,工作日店里不算很忙,黎天笑坐在门口椅子上享受着午后的阳光,许景明收拾好柜台,拿着大衣走过来盖在她身上,“还是有点凉,注意一点。”

黎天笑正闭着眼感受阳光,听到许景明的话后轻轻哼了一声,许景明俯身揉揉她的头发,“别睡着了,容易感冒。”

许景明宠溺的语气比阳光来的更加温柔,黎天笑不由睁开眼,一张眉眼带笑的脸就这样撞进她的心里,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看过许景明了,他比以前柔和了许多,她能清楚的看到他眼底的爱意,有那么一瞬,她甚至以为回到了三年前。

“怎么,又被我帅住了。”许景明笑容变得更加明亮,脸上的洋溢着得意的神情,黎天笑一把推开他,不顾掉落在地下的大衣,慌慌张张的跑回店里,只留下许景明笑的更深。

似乎是确定了黎天笑的心意,许景明开始更加肆无忌惮。

“黎天笑,这个咖啡馆是你和林穆宇合资的?”

“是。”

“黎天笑,咱们咖啡店里的杯子都是你挑的?”

“是。”

“黎天笑,这款咖啡机是不是最好的?”

“是!”

“黎天笑,你是不是还爱着我?”

“是!”

等到黎天笑反应过来,许景明早已走到店的另一角,一本正经的擦着桌子,她只能安抚好跳的乱七八糟的心,将手中的桌布拧了又拧。

几次之后,当黎天笑准备好跟他抗衡之时,他却轻飘飘的转行表演起魔术,很多时候,他并不和黎天笑互动,只是把念念逗得前仰后合,后来念念甚至一起床就喊着要和许叔叔玩。

似乎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也不错,黎天笑有时甚至会幻想,如果许景明做了念念的爸爸会不会很好,她承认念念很喜欢许景明,她也是。

7.

看着在许景明怀中熟睡的念念,黎天笑再一次陷入沉思,许景明小心翼翼的伸出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脑袋,小声笑道,“又在想什么呢?”

黎天笑晃晃脑袋,自动忽略掉许景明一脸“我都知道”的表情,伸手想将念念抱回来,手伸到一半就被手机铃声打断,是黎天笑母亲打来的,告诉她林穆宇出了车祸,虽然母亲说是轻微擦伤,不用她去,但是黎天笑却在听到车祸那句话时就已失了心神。

拒绝了许景明,让他带着念念先回家,她打车前往医院,一路上,脑海中全是林穆清,她曾发誓要照顾好林穆宇。

直到在医院看到并无大碍的林穆宇,她才靠在墙上闭眼缓神,林穆宇站起来走到她身边,伸手将她拉进怀里,不停摸着她的脑袋,“对不起,吓着了吧?”怀里的黎天笑异常安静,许久才伸手将他紧紧抱住,轻轻嗯了一声。

将一切安顿好时,已经很晚了,黎天笑小心翼翼的开门进屋,却发现客厅亮着灯,微微探头便看见许景明站在窗前,她换鞋后走上前,轻声问道,“念念睡了?你怎么没休息啊?”

许景明转身,那是黎天笑见过最冰冷的眼神,他一步步靠近她,“黎天笑,你究竟对我说过多少谎话?”黎天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能抬头疑惑的看着许景明。

“念念,也不是你的孩子。”许景明轻声开口,眼睛盯着黎天笑,不想错过她任何一秒的神情,看着她一点点苍白的脸,许景明的心像是被扔到地上踩了又踩,“黎天笑,在你心里我究竟是什么。”

许景明一步步靠近,本就疲惫不堪的黎天笑后退直到抵在墙上,今天的心情实在不适合说这些,她低下头叹口气,这样的动作在许景明看来却有了别的意味,他冷笑一声,“我说我会像对自己的孩子一般对念念,你怎么说的?”

“你说念念有父亲,会来找你们。我问林穆宇是不是喜欢你,你说只把林穆宇当弟弟。黎天笑,你用一个收养的孩子做挡箭牌推开我,”许景明一拳砸在墙上,脸上却是从未有过的落寞,“孩子是林穆宇的吧,你爱他,对吗?”

8.

最后,许景明几乎是吼出来的,他不知道这些天的一切该算什么,一场毫无意义的纠缠吗,他甚至希望她能直接了当的告诉他,他也不至于像个小丑。

“黎天笑,这就是你的爱,还是说,这一切是为了报复我?”脑海中的愤怒已经无处发泄,许景明从未想过黎天笑会爱上别人,他以为......一直都是他以为,此刻的愤怒更多是因为自己,他笑自己太过自信。

脑海中再无其他,许景明紧紧按住黎天笑的手,一个个毫无情感的吻砸下来,恍惚间黎天笑想起多年前那个夜晚,许景明也是这样将她禁锢在墙上,只是那个吻有着更多的爱意,只是这一次黎天笑没有反抗,她太累了,累到想要结束一切。

直到卧室中传出念念的哭声,许景明才恢复意识,他渐渐变得轻柔,一个个细密的吻落在黎天笑的颈间,许久他才停下,将头埋在黎天笑颈间,双手紧紧环住她的腰,低沉的声音伴着喘息声传进黎天笑的耳朵,“黎天笑,你赢了。”

念念的哭声越来越大,黎天笑推开许景明,踉跄着走进卧室,站定后轻轻拍着念念,许久她听到身后的门“砰!”的关上,而那一声就像打开了她身上的某一个开关,她蹲在地上止不住的哭起来。

看着卧室里散乱的文件,她才明白这一切的源头,许景明发现领养文件,而那上面是她和林穆宇的签名,他以为她爱林穆宇,领养孩子是为了接近林穆宇,她该怎么解释呢,她还需要解释吗,但是不管怎么样,许景明不该这样对自己。

她拿出手机拨了电话,许景明很快就接了,长久的沉默后,黎天笑哽咽着开口,“许景明,不要这样对我,不要再对我这么凶,许景明,你不能这样对我。”

“开门。”电话那头的许景明听起来很疲惫,黎天笑起身开门,许景明原来并没有离开,他靠在墙上,看上去十分狼狈,听到开门声,他侧身站定,泛红的眼睛没有一点光彩。

楼道的灯一闪一闪,两个人看着彼此一言不发,终是许景明跨进来紧紧抱住黎天笑,“对不起。”所有的委屈与不安在这一刻铺天盖地的朝黎天笑袭来,她再一次止不住的哭起来。

最后,黎天笑哭累了,趴在许景明怀里就睡着了,他将她抱到床上,轻轻擦干她的眼泪,然后在她额头深深一吻,“黎天笑,我没想过我会这样爱你。”

9.

黎天笑很久没有睡的这样舒服,睁开眼时太阳已经照进大半个卧室,念念正在她身旁躺着玩洋娃娃,看她醒来便爬到她身上,“妈妈,我饿。”

“念念饿了,妈妈这就起来给你做早饭。”起身的那一刻忽然想起昨晚的一切,她探头看向客厅,没有任何身影,“念念有没有看见许叔叔?”

念念摇摇头,跟在黎天笑身后,餐桌上有做好的早饭,她打开手机,有许景明发来的信息:你今天休息一下吧,我先去店里,记得吃点东西。

昨晚的一切可以当作没有发生吗?她知道许景明需要一个解释,而她也想有一个未来。

到了店里,许景明和林穆宇正在忙,她坐在门口,思绪变得更加混乱,她发现人真的太奇怪了,明明可以很简单的事,却总会被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弄得复杂,没有人告诉她该怎么去做,而她也不知道什么是对的。

“怎么没进去?”林穆宇站在她面前,挡住阳光,她抬头看了一眼,“怎么不休息一天,胳膊还疼吗?”林穆宇摇摇头,看着她的眼睛恢复了曾经的明朗,然后坐在她身边,“许景明说他要走了。”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许景明已经站在他们身旁,他看着黎天笑,“嗯,决定走了,其实看到你很好,我就应该走,但我......那时还存着一丝侥幸吧。”

黎天笑再次抬头,刺眼的阳光使她不得不眯起眼,她看不清许景明脸上的表情,但她却能感觉到他有一丝释然,“许景明......”许景明转身看着街道,“你可别留我啊,好不容易决定的。”

没过一会,许景明收拾东西就离开了,黎天笑甚至没能想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但她只能安慰自己,一切会再次恢复正常,就像之前一样。

将念念送到母亲家,黎天笑走在街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她想每一个人背后都有着各种故事吧,那些或哭或笑的脸究竟藏着怎样的感情,她看着摆摊的夫妇发起呆来,这就是她曾奢望的平凡的生活,她发现这所有的一切,其实只能怪她自己。

许景明,是她最爱的人,曾经她想让他放弃一切陪自己过平凡的生活,可当他真的愿意,她却被这三年的经历牵绊,如果当初她没有离开,一切是不是就不会这样......

10.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熟悉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扯回来,许景明正站在门口,行李堆在角落里,眼神中尽是温柔与自责。

她愣在原地,手在包带上扣了又扣,始终没能说出一句话,许景明走上前,将她拉进怀里,下巴抵在她的肩上,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头发,“你以前可不傻啊,孩子的事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下午林穆宇都告诉我了,如果他不说,你是不是就准备这样放我走?”许景明看似责备的话却充满着不安,黎天笑微微摇头,“今天我本来想说的,对不起,没能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黎天笑,你应该怪我,是我没能保护好你们。”黎天笑能感觉到许景明微微颤抖的身体,这种自责与难过,她太熟悉了,伸手拍了拍许景明的后背,“许景明,都过去了。”此刻的两个人,没有了任何的误解,也没有任何欲望,他们只是互相安慰彼此的失去孩子的可怜父母。

许久,黎天笑微微仰头,靠近许景明的耳朵,轻声开口,“许景明,抓紧我,不要让我再离开。”许景明的手一顿,再次将她紧紧抱住,“我不会再放开了,黎天笑,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好不好?”

黎天笑笑着点头,泪水却一点点浸湿许景明的胸口,她知道,他们一定会幸福,无论过去怎样,未来怎样,只要许景明在她身边就好。

番外

1.

“天笑姐,我听姐夫的意思,你以前也是个事业上的女强人,也不该这么傻啊,这是不是就是女人因为爱情迷失自我。”林穆宇站在柜台前,满脸坏笑的看着正在整理杯子的黎天笑一本正经的问道。

“是又怎么了,他那么帅,我就是爱他,我就是迷失自己怎么了。”黎天笑拿起桌布正准备砸过去,就被许景明从背后抱住,“我可听到有人在跟我告白。”黎天笑脸一红,朝着林穆宇翻了一个白眼,“你怎么在,他不是说你出去了吗?”

许景明笑的更开心,“我可不想错过这么精彩的告白,来,再说一次。”黎天笑试图挣脱,却被许景明紧紧抱住,他侧身将她抵在柜台,慢慢靠近,“那我说,黎天笑,我爱你,不管你傻不傻,我都爱你。”

黎天笑脚一跺,“谁傻了,我......”争辩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被许景明温柔的吻堵住,他扶住她的脑袋,一点一点更加深入。

林穆宇拍拍脑袋,这可是自己挖的狗粮,他起身拍拍桌子表示抗议,许景明这才不情愿的停下,抬头看了眼林穆宇,“你说你不该出门,挂上今日不营业的牌子吗?”

2.

“我们什么时候再去领结婚证啊?”黎天笑靠在许景明身上,念念正顺着许景明的胳膊往上爬,她将念念扶住然后问道。

许景明先是思考了一会,然后看着黎天笑的表情充满无奈,“哎,不好说啊,先不领吧,万一你又想走怎么办?”黎天笑嘟嘴,朝他胸口锤了一拳,“许景明!”念念被这一声吓得停了下来。

“看把孩子吓住了,领还不行吗。”许景明将念念抱在怀里,一脸坏笑的看着黎天笑,直到她假装生气,他才将她也拽进怀里,凑近她的耳朵,“我们本来就没有离婚,不用再领结婚证。”

黎天笑一把推开,瞪大眼睛看着许景明,他将念念放到沙发上,然后看着黎天笑,终是没有忍住笑了出来,“傻天笑,我当初没签协议,咱们也没领离婚证啊。”

黎天笑转身趴在沙发上,小声嘟囔,“我这几年不是白折腾吗。”

3.

“舅舅,妈妈肚子里是妹妹还是弟弟啊?”

“我也不知道,念念想要弟弟还是妹妹?”

“我都喜欢,爸爸也说都喜欢,但妈妈希望是个弟弟,这样就有人和舅舅玩了,妈妈都起好名字了。”

“是吗,妈妈说叫什么啊?”

“妈妈说,不管弟弟妹妹都叫想想,这样和我一起就是念想,妈妈说舅舅还有我们是她的念想,舅舅,什么是念想啊?”

“念想,是指很重要的人,就像你们也是我的念想。”

“那你们也是我的念想,妈妈,爸爸,舅舅还有想想,都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