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一封陌生人的来信

作者:酥叔
2021-03-08 11:00

美国1989

天气阴沉,暮色笼罩大地。

他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家了,头发乱糟糟的,像是多日未洗,一件破夹克,已经被洗得泛白了,手里提着个似乎是旅行时才会用到的大包,松垮,陈旧。

他咳嗽两声,似乎是受了些风寒。

颤颤巍巍地找出钥匙,却发现锁已经坏了,不知是有人恶意撬锁,还是常年累月的风吹雨淋使锁芯受难,总之,是开不了门了。

他只好拖着那沉重的大包绕到后花园,打算从窗户翻进去。

他瞥了一眼后花园,那些花草无照料,有的已经枯萎,有的却肆意生长。

其中还有一些本不该出现在他花园里的花朵,想来应该是花籽随风飘荡,恰好落在他的花园里。

几株黑色蔷薇迎风飘荡,隐匿在黑暗之中。

打碎玻璃,他轻松地翻进了房间,这房间里除了一架木床和一个装满书的书柜,什么都没有。

几块木地板已经轻微翘起,走起来嘎吱作响,可能是因为钉木板的钉子长年累月受潮湿的空气腐蚀已经损坏。

他走到客厅,放下手中沉重的大包。

多年未归,他已经记不清客厅的有些小东西是如何摆放的了,不过他隐隐感觉到有些奇怪:客厅比他走之前似乎更加整齐,更加干净。

他疑惑又警惕地愣住了,顺手拿起左边的花瓶。

手感上,花瓶表面几乎没有什么灰尘,这使他更加慌张,却依旧双手紧握花瓶,进入备战状态。

他检查了家里所有可以藏人的地方,一无所获。

躺在干净的沙发上,他陷入沉思,环顾四周,这明明就是他的房子。

除了更加干净和整齐以外,这房间里的摆设都和他以前的记忆一一对应,绝不会错。

他想也许是遭了贼,可贼有这么好心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还不带走一丝财物吗?

百思不得其解。

安全起见,他在房子里凭借着记忆找出一些木板,钉子和锤子,将被打破的玻璃窗先钉上。

劳累地躺在沙发上,他将大包里的床铺扯出来,盖在身上,就此过一夜。

第二天,他找来附近修锁的师傅进行维修。

“你用什么撬的?你这力气也太大了,里面锁芯都被捅坏了,要全部换了。”师傅一边捣鼓一边聊天。

“我就用钥匙开的。”他有点疑惑地说道。

“看这锁,你好多年没回来了吧?怕是被别人撬过了。”师傅有些严肃地说道。

“嗯,不过家里什么都没丢。”

“算你运气好,这小偷开锁技术不太好。”师傅嘿嘿一笑。

修完锁,收了钱,师傅和他寒暄了几句,便提着工具包离开了。

他正准备进门,一阵清脆的邮铃声便从他背后传来:“喂,有你的信。”

他疑惑地转身,这几年他早已断了所有朋友的联系,怎么还会有人给他写信?

接过信,信上的寄件人署名是一个他从没听过的名字。

倒了一杯热咖啡,他躺在沙发上,拆开信,里面有两张信纸和一些钱:

尊敬的迈格先生:

抱歉,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

我写这封信是为了感谢你。

我是一个小偷,在无家可归之际,住进了你的房子。

起初,我时刻害怕你的到来,可我住了将近几个月,你都没有出现,听周围的邻居说,你是去了另外一个城市。

我想你也许是去旅游了,因为房间里除了家居摆设,找不到更多生活的痕迹,很多常用的东西都锁在玻璃柜子里或者放在抽屉。

请放心,锁东西的柜子我都没有撬。

你的书柜里有许多书,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书,请原谅我翻看了它们。里面的好多书棱角都已被磨平,我想你一定是一个爱看书的人。

我住进你的房子时,后花园的花朵繁盛异常。

我见过许多美丽的景象,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幕会属于我,原谅我在看到它们时产生了那样的念头,它们实在是太美了。

不过因为我从来没有料理过花园,所以它们有的就渐渐地败了。

我挨个地敲木地板,发现有的地板是中空的,我实在按耐不住,就用工具撬开了它们,里面有很多钱和一本日记。

说实在,那几天我真地饿得不行了,我拿了一些钱,去买了最便宜的面包,顺便买了几袋蔬果种子。

我按照从书架里找出的那本农学手册的方法来种植,果不其然,几个月之后我就收获了一些蔬果。

那几个月我依靠自己种植的蔬果生存。

我种了很多西红柿,并把自己吃不完的拿到市场上去卖,幸运的是,它们总是能卖个好价钱和好销量。

请不要担心,我没有在后花园种植,我知道,爱花的人就算花园枯败,也不会舍得让花园的布局被外人破坏,所以我选择在屋前的一块空地上种植。

对于那本日记,我实在非常抱歉,但是我也非常庆幸,我看了那本日记。

其实我从小就是一个孤儿,曾经差点被拐卖,后来被人救出来,无依无靠,只有依靠偷窃来维持生活。

我一直在寻找那个将我从被拐卖的深渊拯救出来的人。

在我读完那本日记之后,我找到了。

你,迈格先生,就是当年把我从魔鬼手中救出来的恩人。

日记中,你提到当他在拐卖一个小男孩时,你极力地阻止他,劝解他,从他手中抢过了男孩,然后抱着男孩飞奔,之后你为了阻止他继续追赶,将男孩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一个人去跟他纠缠。

后来男孩就不见了,你四处寻找,却一无所获。

之后当他又想拐卖另一个孩子的时候,你和他发生了激烈的争执,纠缠中用刀子划伤了他的脸。

那个被拐卖的小男孩就是我。直到后来我才渐渐意识到,那时我是被拐卖了。一个陌生男人给了我很多糖,然后就抱走了我。

对于一个孤儿来说,糖和怀抱是多么奢侈的东西啊。

不过可惜的是日记里你没有直接说明拐卖者的名字,而都用“他”来表述,似乎你很不想提及这个人的名字。

那本日记我已经放回原处,那里还有你藏的钱,我已经将缺少的数额用卖蔬菜赚的钱补上了。

在离开之前,我请了修玻璃的匠人,将我打碎的玻璃重新修好,并且上了一个牢固的锁。

现在我已不在这座小镇,我已搬家到隔壁人流量更大的小城里。

在那的郊区里,我用卖西红柿赚来的钱购买了一本建房手册和一些原材料,搭建了一间房舍,并且圈了一大块地,种植了西红柿,苹果,梨等许多蔬菜水果,现在事业正稳步提升。

我感激你,迈格先生,感谢你的房子,你的书,你的花园和你的救命之恩。

信封里有一些钱,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你一定要收下。

如果你有任何需要我帮助的地方,请给我写信,收件地址就是信封上的寄件地址,我一定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给予你帮助。

如果你愿意,请给我回信。

你的,

福斯•威尔逊

读完信,他的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意,似乎是被感动到了,又似乎在嘲讽。

那笑意立马又淹没在平坦的唇线里。

将钱揣进夹克的内包之后,他开始在屋里的地板上寻找信中所说的中空的木地板。

“用锤子将所有的地板都砸开。”,有一瞬间,他这样想着。

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因为他没有更多的钱来更换地板。                  

他像狗一样趴在地上,用锤子挨个敲击木地板。

果然,有一些是中空的,而且其中有一些很明显有被撬动过的痕迹。

他迫不及待地将那些木地板撬开,里面有的有钱,有的没钱。

跪在地上,手里抓着那些钱,他的嘴角不自觉地颤抖。

他想大笑,却又不敢笑出来,只好用另一只手紧紧地捂着嘴巴,看起来十分地诡异。

可是,他将客厅和厨房的木地板都撬完了,都没有找到那本日记。

他所能想到的,就只有那个房间。

……

跪在房间的木地板上,他轻轻地敲击木地板,似乎是怕打扰到了谁。

他轻轻地撬开那些中空的地板,里面发现了比外面客厅地板里更多的钱。

还有

那本日记。

他慌张又兴奋地将那些钱通通揣进口袋,在弯腰的同时,还不断有钱往外掉,活像个进了珍宝满屋的墓穴的盗墓贼。

装完钱后,他拿起那本日记,快速地退出了房间。

关上房间门,他瘫倒在客厅沙发上,满足而惬意,似乎幸福已经将他团团包裹。

他将钱全部都倒在一个大袋子里,紧紧地系好封口,胳膊里抱着那袋钱,然后翻开了那本日记。

日记是从十年前开始记录的。

他眉头微锁,一页一页地仔细看着。

内容在五年前就戛然而止了:当然,他对此并不意外。

将日记放在茶几上后,他叼着一只烟,悠闲地拿出打火机,像戏耍玩物一样拨弄着打火开关。

“啪。”烟点着了,他深吸一口,然后吞云吐雾。

“哎……”他拿起日记,朴素而陈旧的外壳,笼罩在烟雾里,被他反复观看。

日记被他举起,似乎正被瞄准对面的壁炉。

又被他   放下,他将日记正对着自己的脸,凝视良久,就像在审讯室和人对峙。

“啪。”他点燃日记的一个角,看着日记上的火苗上窜下跳,像在欢乐地舞蹈。

他的嘴角浮现一丝笑意,火光将他的眼睛映成鲜红色。

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急忙将日记在空中用力地甩动。

可惜,这并不能灭火。

他有些慌了,又将日记啪地扔在地上,站起来用脚使劲踩,才将火扑灭。

幸好,日记只是烧到了壳和边边角角,里面的内容并没有什么损失。

起伏厚重的鼻息流露出惊魂未定,他颤颤巍巍地将烟从嘴里取出,在茶几上摁灭。

翻箱倒柜,终于找到笔和纸,他坐在茶几边,一边翻看日记,一边在纸上写东西。

第二天,他便将信寄了出去。

过了五天,他便收到了回信。

摸着这分量,里面好像有一大叠钱。

还附带着一张小纸条:

亲爱的迈格先生:

很高兴你行程结束,已经回家。

上封信你提到你最近经济困难,希望这些钱可以帮你度过难关。

我希望能够拜访你,请你回信告诉我你是否方便。

你的,

福斯

他将钱收好。

把信撕掉,然后丢进了垃圾桶。

要到午饭点了,他在厨房切买好的洋葱,撸起袖子,依稀可  以看见他两手腕上的勒痕。

那刀有些钝了,还缺了几个口,但切洋葱依旧不在话下。

他抬眼,透过玻璃,望见后花园里的那几株黑色蔷薇,玻璃上映出他脸上的刀疤。

“这刀太钝了,是时候再买一把挫骨的刀了,”他微微一笑:“你说是吗?弟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