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一个被奸女孩的心酸婚史

作者:加加
2021-03-08 07:00


这是庞宇向苏青第五次求婚。

映着眼前烧的正欢的蜡烛,玫瑰花遮住了庞宇帅气的半边脸,在这个静谧浪漫的氛围中,苏青不敢正视庞宇期待的眼神。

她对庞宇的求婚是期待又害怕的。

她一边憧憬着和庞宇喜结连理,生儿育女。

一边又怕庞宇知道她的不堪后嫌弃她,羞辱她,她再也经不起任何的伤害。

即使她觉的庞宇不同于别的男人,但她不能肯定,她更不敢冒险。

她已经拒绝过庞宇四次求婚,明明之前给庞宇说的很清楚了,他为什么还要这样,让她受良心的谴责,感情的拷问和内心的挣扎。

苏青矛盾的烦躁,表面却装平静,放在腿上的手紧张得差点把牛仔裤抠出个窟窿,她压抑着心脏的狂跳,言辞拒绝了庞宇:“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我们不合适,再说我的心根本就没爱过你。”

说完这句话,指甲都陷进了手心的肉里,心生疼生疼的。

庞宇愣了,他之前已经求了四次婚了,他以为她在考验他,却没想到她是真心不喜欢自己。

庞宇猩红着眼睛不相信的看着苏青,他扔掉花束使劲地踩 ,好讽刺,原来只是他一厢情愿。

踩完愤愤地离去。

苏青怎么可能不爱庞宇,他的笑容,他的认真,连他走路的姿势她想起来都是甜的。

苏青看着被踩碎的花,再看看庞宇落寞的背影,整个人瘫倒在椅子上,她撒了慌,她不是不喜欢庞宇,而是不敢喜欢。

苏青的以前是灰色和痛心的。

初三时为了省住宿费没有住校,每天步行回家。

学校离家没多远,所以父母也没想过有什么危险。

那天老师讲卷子拖了堂,路上只有她一个,在她出校门没多久,就被一个醉汉拖进黑巷子欺负了,她绝望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卷缩在巷子里哭了很久。

她怕父母担心,又怕同学老师嘲笑,最后她颤抖地整理好衣衫装作若无其事地回了家。

每天背着沉重的伤痛往返于学校,期间她有几个月例假没来,她本身身体就薄弱,经常月经不调。

虽然她已经初三学过生物课了,但老师遇到敏 感的课都是跳过的,她并没怀孕的意识。

冬天穿的本就多,她消瘦的身体加上宽大的校服根本看不出什么。

直到有天她晕倒,去医院才知道已经有了四个多月的身孕。

母亲听她怀孕气的晕了过去,父亲气的捶胸顿足。

医生说胎儿已经大了不适合流 产,她还小,流产有可能造成终身不孕。

考虑再三,母亲决定留下孩子,生了送人,为了避嫌,她休学在家养胎。

好不容易到生的时候,因为苏青身体底子差加上年龄小,不适合顺产,做了剖腹产手术。

从此肚子上留了疤,这道疤也让苏青心里有了伤。

孩子当天就送了出去,苏青未成年生子也家喻户晓。

父母到那都受人指指点点,风言风语将一家人逼的寸步难行。

为了让苏青继续上学,父母带着苏青离开了家乡,去城里投奔了苏青的姑姑。

父母打工,苏青上学,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苏青成绩前茅,学业顺利,之前的屈辱被时间淡去了好多。

苏青在大三时认识了自己的前夫萧肃,萧肃父母经商,家境良好,但萧肃没有纨绔子弟的气息,他踏实上进,为人真诚和善,对苏青更是温柔体贴。

萧肃妈虽不同意,但耗不住萧肃的坚持还是结了婚。

婚后,苏青就怀了孕。萧肃对她更体贴,什么事都亲力亲为。

那天,萧肃推掉所有工作陪苏青去产检,进行B超时,医生问苏青是不是二胎,苏青憋红了脸,乞求医生不要说给老公听,医生说医院有保护病人隐私的义务,苏青才安心下来。

出了B超室,萧肃急切的想看看检查结果,苏青就把B超单给了萧肃。

没想到B超单子上的瘢痕子宫让萧肃变了脸,问苏青怎么回事。

其实他们婚后,萧肃问过苏青肚子上怎么有疤痕时,苏青怕萧肃介意,撒谎说是做卵巢手术时留下的,当时萧肃心疼她,还买来药帮她祛疤。

为了守住爱情,和萧肃恋爱到结婚,苏青怕萧肃介意自己的过去,凡事都小心翼翼。

她用心想保住的幸福,还是毁了。

面对萧肃的责问她不知所措。

萧肃见她不语,把她拽到没人处大声呵斥:说,怎么回事?

苏青吓的一个激灵。

她哭着告诉了萧肃她的过往和她的顾虑,她是不想失去萧肃才骗他的。

萧肃愤怒的像一头发疯的狮子,他狠不得将苏青捏碎。


回家后,一向体贴的萧肃提出离婚,他无法接受一个被人糟 蹋过的女人做妻子。

还逼苏青打掉孩子,苏青哭着解释她也不愿意这样,坚决不打孩子,萧肃就爆粗口:骂苏青是破鞋,他瞎了眼才会被苏青骗。

为了咽下这口气,萧肃妈还跑到苏青的公司去骂苏青,到处宣扬苏青的丑事,闹的苏青在公司成了过街老鼠,走到哪都有人指指点点。

苏青背着伤痛和绝望打了孩子和萧肃离了婚。

为什么明明自己是受害者还要被人唾弃?苏青悲痛的辞掉工作来到了庞宇所在的城市。

她找到了在培训中心当英语老师的工作。

因为是新手,所以遇到一些急事她不会处理,同事们也冷眼旁观。

那天,一个学生的妈妈跑来找苏青要说法,教了一个月,孩子的英语成绩没大的进步,闹着要退钱。

即使她认真教了,孩子没进步是事实,苏青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件事,急的满头冒汗。

孩子妈妈看着苏青不辩解,气焰更嚣张,一定要退钱,不然就投诉机构。

在苏青不知所措时庞宇站出来了:他把苏青护在身后,告诉孩子妈妈,孩子基础差,一时半会看不出明显效果很正常,得边补基础边提升,需要一定的时间。

孩子妈妈得理不饶人硬要退钱,不然就投诉机构。

庞宇说全市的机构是互通的,如果去投诉,都会知道她家孩子基础差,看哪个机构还愿意收她的孩子。

那个妈妈看庞宇的眼神坚定,才悻悻地离开了。

来到陌生的城市,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护着她,苏青冰冷的心有了一点暖意。

为了感谢庞宇,她请庞宇吃了顿饭,问庞宇怎么能骗孩子妈机构互通呢?

庞宇狡黠地告诉她:那家长就是上了课不想出钱,哄哄她也无妨。

真是个狡诈的家伙,苏青笑着说庞宇。两人很快熟悉了。

庞宇也是个英语老师,本地人,在机构已经待了三年。

听苏青是一个人在这里后,经常替她带早餐,陪她逛本地的名胜古迹,有时还替苏青给孩子们上课。

为了答谢庞宇,苏青也会请他吃饭,替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因为以前的伤痛,苏青没想着再谈恋爱,所以对庞宇的好,她从没用心深究过。

甚至庞宇第一次让她做女朋友她都告诉庞宇她只是当庞宇是朋友。

她发现自己爱上庞宇,是有一天她看见庞宇和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有说有笑后突然变的特烦躁,而在得知那是他妹妹之后后又无缘无故变的舒心。

不仅如此,她还有一种时刻都想看到庞宇的潜意识。

在确定自己爱上庞宇后,苏青特痛苦,她觉得她不配拥有爱情,更不敢招惹高大帅气的庞宇。

她选择逃避,不是待在教室里给孩子指导就是早点回家休息,从不在机构多待一分钟。

可她越逃避就越想庞宇,越想就越想看见他。她被这样的情绪困扰的寝食难安。

在庞宇再次向她表白时,她小心翼翼的答应了。她安慰自己只做女朋友,不要再升级。

他俩在一起是快乐的,苏青好像忘记了曾经的伤害和痛苦,狠不能和庞宇时刻溺在一起。

庞宇也是对苏青体贴入微。

每天早上打电话叫苏青起床,晚上送她回家,周末来苏青家做饭给苏青吃。然后一起看电影,逛街,只是庞宇想在进一步的时候,苏青会制止。

庞宇不但不怪苏青,反而觉得苏青是好姑娘,更加的爱惜她。

中途,庞宇用不同的方式向苏青求过四次婚,每每苏青开心的想答应时那道疤痕就会突然横到她眼前,让她退缩,她痛心的以各种理由拒绝。

庞宇以为苏青在考验他,在第四次求婚时,苏青告诉庞宇她结过婚,当时庞宇的表情确实起了变化,苏青更加确定了庞宇和萧肃一样会介意自己的过去。

她没想到,庞宇会向她第五次求婚,还不介意自己离过婚。

可是她的情况怎么可能是光离婚这么简单,她身上有被污染过的痕迹,现在她自己都不能装作无所谓。

庞宇太好,他只适合更干净更完美的女人。

那次后,庞宇没来上班,她也靠努力工作麻痹自己,同事问庞宇,她装作说他家里有事。

没有了庞宇的办公室就像没有阳光的白昼,苏青觉的压抑,空落落,委屈。
她会不自觉地看向庞宇的座位,好像庞宇在向她调皮的挤眼睛,定睛一看什么都没有。

连着半个月,庞宇都没有上班也没联系苏青,苏青也不敢联系他。

回到屋里,庞宇给她买的卡通床单映入眼帘。

她依稀记得,铺上床单的时候,他两面对面趴在床上要求对方说自己的优点。

庞宇调皮的对苏青说:你的优点就是你男朋友好帅啊!

苏青也不甘示弱:你的优点就是脸皮好厚呀!

然后庞宇拿着尺子非要苏青量一下自己的脸皮,他们抱一起笑做一团。

脑子里过着从前的画面,苏青已经泪水滂沱。

她恨当时老师为什么拖堂,她诅咒那个酒鬼不得好死,她也恨父母为什么不来接她……。

就在她恨自己为什么遇上庞宇时,门铃响了。

庞宇来了,半个月不见,庞宇胡子拉碴,人消瘦了很多。

苏青忍不住想去抱他,可她退缩了。

庞宇说他辞职了,想离开这里,来给苏青道别。

苏青憋着泪水:你家在这里,为什么离开呢,你爸妈怎么办?

庞宇看着苏青说:我会回来看我爸妈,如果你愿意,我也会来看你的。

这几天的相思和庞宇的豁达让苏青不停的流泪。看着眼前的庞宇,她好舍不得,她不想逃避了,就冒一次险吧,不管结果如何,对庞宇不要留下遗憾。

苏青坐到庞宇跟前,撩开裙子,庞宇紧张的帮她拉下裙子,让苏青不要这样。

苏青离远,命令庞宇不要动,她慢慢撩开裙子,褪去一点点裤腰,把疤痕露了出来。

整个过程都很慢,像在小心的揭开自己的伤疤。

随着年久,伤疤虽然已经很淡很轻,但依然看的清楚。

苏青走到庞宇跟前说:这就是我不答应你的原因,我已经因为它受过一次伤了,我怕再被你看不起。

庞宇就那样呆呆的坐着听完了苏青的故事。

他的表情由愤怒变成欣慰再变成愤怒,然后变成自责。

他的心情就像波涛一样汹涌,久久不能平复。

眼前这个瘦弱的身躯原来经受了这么多的磨难,他为自己误解她而自责。

他帮苏青整理好衣服,抱住她,静静的站了一会儿。

他从口袋里掏出之前几次苏青都没有接受的戒指,给苏青戴了上去。

苏青惊讶的抬头看向了庞宇。

庞宇责怪苏青:不应该这样贬低自己,谁都无法预测自己的遭遇,不能让以前的伤痛剥夺自己追求幸福的权利。

他觉的那个疤痕就是浮于表面的,苏青内在的美才是最重要的。

苏青激动的把戒指往进推了推,抱紧了庞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