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珍宝阁:人鱼泪

作者:游子弋
2021-03-10 08:00



春日的午后,太阳松松散散地照进来,使得人也分外慵懒起来。
身穿墨绿色真丝手绣旗袍的漂亮女人拨开落在肩上的蓬松卷发,将赖在脚上撒娇的胖猫咪抱了起来。
“大橘又胖了。”她顺手撸了一下猫咪养的油光水滑的毛发,将它抱到了窗台边。
微风吹过,门口的风铃因碰撞而发出“叮铃”的清脆声响。
“啊呀,大橘,有客人上门了。”
1
珍宝阁来了个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客人。
五月的天气,对方却像不知热似的,穿着一身黑的运动服,带着帽子和口罩,只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
沈冰推门进来的时候还有点恍惚。
这条巷子她来过无数次,从来没有见过这家“珍宝阁”。
她不是那种喜欢珠宝首饰的人,平时逛街的时候,商场里的珠宝店她看也不看。今天会推门进来,她自己也不敢相信。
店里的装修略显古朴,柜台里琳琅满目地摆了好多珠宝首饰,珍珠、翡翠、碧玺、红宝石….它们静静的躺在柜台里,等待着客人宠幸。
她的视线落在最左侧琉璃匣里的一颗珍珠上。珠体圆润无暇,在阳光折射下还泛着淡淡的蓝。她走进细看,那颗珍珠上还倒映出了她的半边身影。
她莫名的有种熟悉感,好像这原本就该是她的东西。冥冥中有个声音在催促她带它回家。
“老板,这个多少钱?”
“本店不谈价格,东西只给有缘人哦。”
“何为有缘人?”
墨绿旗袍的女人抿嘴笑了笑,笑声轻轻俏俏,带着一丝勾人味儿,“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对紫外线过敏?一丝太阳都晒不得,晒了就会全身红肿发痒?”
沈冰诧异地抬头,“你怎么知道?“
她姿态优雅地朝她走来,高跟鞋在地板上敲击出有节奏的声音,“我知道的可不止这么一点哦。”
“进了我的‘珍宝阁’,就是我的有缘人。既然你看上了这珍珠,那它就是跟你有缘,你且拿去吧。“
“不要钱?“这珍珠看上去就价格昂贵,就这么白白让她拿走,该不会是什么黑店吧。
“不要钱。只要…你的一滴眼泪。”
“眼泪?”
“不过,不是现在问你收取那滴眼泪哦。至于时间嘛,看我心情喽。”
沈冰半信半疑地拿起了那个琉璃匣子,近距离地盯着那颗珍珠。看了一会儿,她像是下定决心般,抬头道:“好,我同意….”
谁知她却早已不在室内,艳阳高照,她不由地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刚刚经历的一切恍若一场梦一般,唯有手中熠熠生辉的珍珠提醒她,这不是梦。
女人的声音仍在耳畔回响,“想知道答案的话,可以问问你手里的珍珠哦。”
2
当晚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女人和她的长相有七分相似,名字叫冰。她是人鱼族的公主,自小在人鱼族国王的宠爱下长大,身边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骑士,叫枫。
冰一天天长大,容貌绮丽,性格开朗。她的父王有意将她许配给枫。冰偷听到了这个消息,她不太愿意。枫和她自小一起长大,她只把枫当做哥哥看待,并不想嫁给他。
冰一直都很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只是父皇告诉她,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人类是这个世界上最狡猾最可恶的骗子,为了保护她,他从不允许她出去。
这次,她便趁守卫不注意,偷偷溜出了宫殿。岂料还没游出多远,她便在海底捡到了一个人。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人类。
与她想象中的完全不同。这个人类紧紧闭着双眼,有一种苍白而脆弱的美感。
人类在深海里是不能存活的。她在海底捡到他,意味着他已经死去了。她动了恻隐之心,便偷偷将他带回自己的房间,给他喂下人鱼族珍贵的秘药。
没过多久,他醒了。睁开眼的瞬间,冰惊艳了一下,他的眼珠是浅褐色的,像玻璃珠一样,通透漂亮。
“这就是地府吗?地府原来这么漂亮的吗?”举目望去,到处是价值连城的珠宝装饰,光夜明珠就能看到十几颗。
冰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这是我家。你还没死呢。“
阿朗闻声看去,竟是呆了一呆。少女的眼睛和头发都是海蓝色的,白皙的皮肤在夜明珠的幽光下散发着莹润的光泽。她上半身穿着贝壳制成的抹胸,下半身竟是一条鱼尾!
男子形容惊异,“你…你是人鱼!”
“是,是我把你从海底救回来的。”冰顺手把秘药搁在柜子上,“我喂了你我们人鱼族的秘药,你以后就可以在海底自由行走啦。”
阿朗眼睛一转,拱手道:“既如此,小生在此谢过姑娘。”
“不用客气,你叫我冰就好啦。你快给我讲讲你们陆地上的事儿吧。”
阿朗原就是读过些书的,说起话来也是条理清晰,逻辑通顺,一下子就引起了冰的好奇心。
在他的嘴里,陆地上的人类善良友好,好吃的好玩的比比皆是,是个令人流连忘返的繁华之地。
“陆地上真有这么好?”本就对外面十分向往的冰听完阿朗的话更是跃跃欲试。
“那…那你带我出去玩好吗?”
阿朗犹豫了下,冰就拿起几颗夜明珠往他怀里塞,“这几颗夜明珠给你,你能带我出去玩吗?”
他还是没有吱声,冰急了,“是不是不够?也是…这些东西都太廉价了,你等我一会儿。”
她睁大眼睛,不一会儿,就有眼泪从她眼眶里落下,落到手里时,就成了一颗又一颗的浑圆珍珠。
“这是我们人鱼族的至宝——人鱼泪。这是世界上最好的珍珠。但是在我们人鱼的一生中,这样的珍珠是极其有限的,次数多了就没有了。我把它给你,代表我的诚意。”
阿朗不动声色地把珠宝和珍珠收下,装作苦恼道:“不是我不愿意,只是你这….”
他看了一眼冰的鱼尾,冰立刻反应过来,“啊,我忘了我的鱼尾在陆地上不能走路了…这可咋办….”
“要么这样,我先回去,然后我去租一辆马车,到时候你可以坐在马车里,就不用走路了。”
于是冰和阿朗相约三日后海滩见。
3
人鱼族一年一次的庆典就快要到了,趁着族人们都在忙碌,冰溜了出来。
陆地上的空气令她有些许的不舒服。幸亏她从父王那里偷了点药,吃下去之后才觉得舒缓了很多。
冰在海滩上等了没多久,阿朗就驾着马车来了。
马车上还下来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一副凶相。冰有些害怕,阿朗笑笑,“这是我的家人,知道是你救了我,非要一起过来跟你道谢。”
听了阿朗的话,冰偷偷向他们看去,其中一个冲她笑了笑,看上去神色和缓很多,另一个不耐烦地说道:“跟她费什么话,直接打晕算了。”
冰还没来的及反应,一记闷棍直击她的后脖颈,她晕了过去。
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方型的透明箱子里。箱子里装了八成的水,她用力去撞,头磕在箱子上还有点疼。
她怎么被关在这里了?
“我的宝贝啊,你醒了。”一个留着长胡子的中年人欣喜的迎上前来。
“你是谁?放我出去!”
“放了你?那可不行。”他捋捋胡子,“你可是老夫花大价钱买下的。那可不能放。”
买?她被卖了!原来阿朗骗她出来,竟是为了卖了她!
她早就该听父王的话,人类都是阴险狡诈的骗子!
冰神情绝望地看着四周透明的壁垒,情不自禁地落下泪来。眼泪一落下来,就成了颗颗光泽漂亮的珍珠,落入箱底。
“这家伙果然没骗我啊。这人鱼的眼泪,真的是珍贵的珍珠啊。哈哈,有了你,这下我要发达了!“中年人仰天长笑,脸上尽是贪婪之色。
冰在箱子里没待多久,箱子就被盖上一层黑布抬了起来。她感到恐惧,他们要带她去哪里?
不知过了多久,黑布被揭开了。她缩在角落里,看着那个见过的那个中年人指着她,点头哈腰地向另一个胖胖的中年人说着什么。
“既然这人鱼族这么珍贵,不若将他们族一网打尽,全数奉献给皇上,定能助我官运亨通,飞黄腾达!“
“还是知府大人高瞻远瞩啊!在下佩服,佩服!”
“保险起见,这人鱼就先放在你府中的密室中。待日后作为诱饵,引那群人鱼出动。”
他们居然还要抓她的族人!
此刻她被关在这里,完全无法与外面联系,更无法通知到她的族人,她只能呆在这里干着急。
她好恨,恨自己的贪玩任性,更恨自己的软弱无能。
而此时此刻,人鱼族国王也意识到冰不见了。海域里来来回回找了好几遍,还是不见冰的踪影。
枫主动向人鱼族国王请缨,要前去陆地上寻找冰。
人鱼族自古以来有一种禁药。吃了它,人鱼可以短暂性的长出双腿,发色和瞳色也会发生改变,看起来和人类无异。只是此药的副作用极大,服用之后,寿命会急剧的缩短,身体体征也会加剧衰竭,因此被先辈们列为禁药,鲜为人知。
“你真的想好了吗?枫。一旦服用,可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是。“青年神情坚定,”没有什么,比冰更重要了。“
国王叹息一声,还是把这禁药给了他。
枫上岸后多方打听,小心留意,终于在茶馆里探到了一丝蛛丝马迹。在说书人的口中,一个名叫陈阿朗的农村汉子,近日里得了什么宝贝,卖给了富商,一夜间暴富。
有人在下面问:“到底是什么宝贝啊?我等也想开开眼界。“
说书人故作神秘,“人鱼!你们见过吗?”
底下一片嘘声,“你这老头,就会骗人。这世间哪有什么人鱼!怕不是神话故事看多了吧!”
枫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便悄悄离去。
恰逢富商府上正在招小厮,他便前去应聘,成功地混入了府中。
这夜,他悄悄躲在富商小妾卧室的窗下,偷听到了富商和他那小妾的谈话。
“老爷,我听闻那人鱼女长相貌美,您三番两次前去看她,莫不是对她动了心?”
“哎哟我的宝贝儿,你连那人鱼的醋也吃啊?那可是事关我前途的大事,我能不重视吗?待到明日事成之后,你就能当官太太了。到时候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明日?枫心里一动。
他潜入府中的时候尚短,到现在也没能找到关押冰的具体位置。光凭今晚偷听到的只言片语,也并不能摸清楚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既然明日行动,那他明日混入他们里面,再伺机行动好了。
“谁?谁在那里?鬼鬼祟祟的!”
灯光照亮了角落,枫的身影暴露了。
4
沈冰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夜色黑的浓郁。
她侧头看向书桌,珍珠在微弱的月光下散发着若有若无的光亮。
她做的那个梦,是跟它有关吗?可梦里的一切是如此的真实,真实到令她觉得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
万籁俱寂,她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眼前的场景是何其惨烈,蔚蓝的大海竟被漫天的火光所笼罩,她的族人们,那些年轻力壮的青年人鱼们,都被炸药的巨大力量所波及,他们的身体漂在海面上,飘飘荡荡。幸存的人鱼们也多少受了伤,捂着伤口四下逃窜,脸上只剩仓惶。
而冰,她仍旧被关押在那个透明箱子里,被迫观看着同族惨状。她仿佛失声了一般,整个人呆呆地,只剩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成串的掉。
酿成大祸的人,是她啊。她是人鱼族的罪人。
她看着父王被炸的吐了血,又被横空飞来的箭射中,他倒下之前,往她这边看了一眼。眼神里没有责备,只有担忧。
“知府大人,青壮年人鱼都死的差不多了。我们只需去到海里,把里面剩下的雌性人鱼和幼人鱼抓来,进献给皇上就可以了。”
胖胖的中年男子脸上尽是得意之色,“哼,叫他们这群人鱼敬酒不吃吃罚酒,惹恼了本大人,全都得死!陈阿朗,你且带本官的侍卫前去捉拿。”
阿朗从怀中掏出几瓶秘药,众人服下。冰在一旁双目通红,陈阿朗!她好心救他,他却步步为营!呵,早在他醒来的那一刻起,就盘算着要怎么偷取她的秘药了吧!
知府将抓获的人鱼进献给了皇上,皇上龙心大悦,给他升官加爵。雌性人鱼天生貌美,被皇上赏赐给了各贵族。贵族们将人鱼当做宠物,养了起来。只是人鱼生性娇弱,不适合密闭的饲养环境,再加上终日担惊受怕,终是纷纷陨落。
冰容色甚美,比之宫嫔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经过族人惨死一事,她更是面色苍白,终日郁郁寡欢,不发一言。岂料皇上偏偏爱她这惹人怜爱的憔悴模样,日日前来看望她,引得各宫嫔心生妒忌。
在月圆之夜,妃嫔们联合设计,将她偷偷从水箱中捞出,运出皇宫,扔到城外。缺水感令她身心不适,但她同时又觉得好像解脱了一般。
她在寂静的夜里等待天明。太阳升起的时候,她感觉到了一丝畅快。
干涸的眼眶里落下了最后一滴泪,凝成珍珠。
父王,枫,还有大家,冰来陪你们了。
沈冰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亮。
她还没有从那场梦里出来。那样浓的哀伤与不甘,充斥了她的心头。冰,就是她吗?
还是这只是一场梦?
可为何,她却完全的融入了其中?冰的一喜一悲,冰的失魂落魄,全都对她的精神世界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梦,会这么真实吗?
这会不会是她的前世?前世的她是被太阳晒死的,所以这世的她对紫外线过敏,晒不得一丝太阳?
她的视线落在那颗珍珠上。它圆润,无暇,散发着淡淡的蓝光。她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将它从匣子里拿了出来。
触感温凉。这就是人鱼的眼泪。
她仔细地端详它。片刻,她自言自语道:若这一切能重来,就好了。
再来一次,她一定不会这么天真,这么的软弱无能。她一定会让她的族人们,好好活着。
话音刚落,珍珠上的蓝光忽的耀眼了起来,光芒散去,已不见了沈冰的踪影。
5
沈冰刚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装饰华丽的床幔。
她直起身,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竟和她在梦里看到过的冰的卧室一模一样。
她又做梦了吗?
她敲敲自己的脑袋,钝钝的痛感在提示她,这一切都不是梦。下了床,她起身来到镜子前,一张形容昳丽的脸立刻显示出来。海蓝色的如海藻般浓密的长发,蔚蓝的清澈眸子….正是梦里冰的模样!
她跌坐在凳子上…她回到她的前世了吗?
正想着,偏殿传来了些许动静。她起身过去一看,正好看到阿朗从地上吃力地撑起身。
他看到沈冰,明显的吃了一惊,“是你救了我吗?”
是他。一切的不幸都是由他引起的。
而现在,她回来了。
之前看到过的族人们的惨状还历历在目。既然她现在进了冰的身体,就决不能再重蹈覆辙。
大脑在快速地运转着,她闭了闭眼,将那些愤恨的情绪掩去,装出一副天真的神色,上前搀扶起了阿朗,“是啊,是我救了你。”
她故意将一瓶秘药搁在了阿朗的床前,转身离开。回来后,秘药已如她所愿的被拿走了。
做好了约定,送走了阿朗,沈冰去了枫的寝殿。
枫是她至亲至近之人。她虽然没有梦到枫的最后结局,但是从那戛然而止的梦境中,她也能猜到,枫的最后结果并不比族人们好上多少。
“冰,你怎么来了?”
“枫哥哥,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们都死了。”沈冰平静地把梦见的事都描述了一遍,“而现在,我又见到那个阿朗了。”
沈冰说完,看了一眼枫的表情。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沈冰心里“咯噔“一声,他不会是不信她的话吧。若他不信,那她的计划都没办法开展。
“所以,你打算将计就计,以自己为诱饵?“
枫神情严肃,“我相信你所说的,但是我不允许你把自己置于这么危险的境地。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没有完成你所说的计划,你将会怎么样?“
“我信你,你会完成的。“在梦里,这个男人愿意为了她服下禁药,她不会看错人的。
枫思考了良久,终于开口,“我知道了。”
重来一次,她只能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谋划。哪怕失败,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她也不想试都不试就宣告放弃。
三日后,沈冰前去赴约。
如预料中的被打晕。醒来之后,她被关进了密室。
她摸了摸脖子上戴着的一片贝壳。那是它们人鱼族的传音石,外表类似贝壳,一片传话,一片收听。捏碎后可进行一次传话。数量稀少,她和枫都只带了一片。
传音石没有亮起,可见枫并没有传话给她。
沈冰有些紧张,不知道他那边怎么样了。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门被打开了。知府和富商进了门,沈冰把自己缩到角落里,用头发盖住尽可能多的肌肤,避开他们打量的目光。
“这人鱼的眼泪能变成珍珠?”知府半信半疑地问道。
“千真万确啊,大人。要不是这人鱼实在是珍贵,我也不敢惊动您哪。”富商小心翼翼地解开帕子,将珍珠递给知府,“这是我从陈阿朗那里买到的,您看这个品质,很罕见哪。”
“那陈阿朗还说,他都打探过了,这只是人鱼族的公主,海底总共有近百只的人鱼….要是能将这一批全都一网打尽….”
两人心照不宣的笑了。
“既如此,那我们就速战速决吧。你那边都置办妥帖了?”
“放心吧大人,今日我还会去那边确认一下,明日我们就行动。”
密室又重归安静。沈冰在黑暗里捏紧了传音石,心里想,枫,一定要成功啊。
6
沈冰被绑走的那一刻起,枫就悄悄地跟在那辆马车后面。
据沈冰所说,前世的富商是用炸药对付他们。而民间是禁止售卖炸药的。所以沈冰猜测,他私下里肯定有一个自己制造炸药的据点。那么,能决定事情的成败就看能否找到那个据点,并且破坏掉它。
枫苦苦蹲守了两天,这天富商终于出了门,驾着马车开往城南的方向。
他们极其警惕,中途还换了辆马车。枫沿着护城河,一路追踪。终于在最后发现了制造炸药的据点。
枫给沈冰发了传音,果然如她所料,找到了制造炸药的据点。冰给他回了消息,富商今日此行是前去确认,明日就会行动,所以今晚必须要把这个据点破坏掉。
他一直等到了深夜,人手换岗倦怠之时,才偷偷摸摸地准备靠近。
离那个据点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耳边忽地传来一道风声。不好!有人偷袭!枫一惊,还未转身便是一个手刀,却被对方轻松化解。
待得两人面面相对时,对方先出了声:“枫?!”
“阿牛?!”
他和阿牛幼年的时候曾有过一面之缘。
幼时的他对大海上的一切充满了向往之意。作为雄性人鱼,族中长辈对他的管教并没有冰那么严厉。
他逮到机会浮上海面的时候,正值黄昏。海岸边只有寥寥几个孩子在捡贝壳。
他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下半身浸在海里,可露出的蓝发蓝眼却也足以令他成为异类。几个孩子便拿石子扔他,说他是怪物。
阿牛站了出来,替他打跑了这些孩子。
他衣着破烂,却还是小心靠近他,夸他的眼睛漂亮,和大海的颜色一样纯净。
为表感谢,他送了阿牛一篮鱼。
这之后,不知是否是那些孩子说漏了嘴,渐渐的有人类来海滩上守株待兔,想要抓他。人鱼族国王为了护族人安全,便下了令,再也不许族人上岸。
他便再也没有见过阿牛。
“那老狗欺人太甚,我租了他的田地,他便逼着我交上三倍的租子。我交不出来,他便抢走了我的妹妹,我的妹妹她…..她受不了屈辱,竟一头撞死在墙上!“
阿牛抹了下眼睛,“那可是我唯一的亲人啊….我一个人无牵无挂,贱命一条。我便想着我就是拼了命也不能让这老狗好过。这才跟踪到这里,没想到在这碰上了你。”
枫点点头,并没有多说,只道:“我也是受他欺负…”
“既如此,我们便联手灭了他这个据点!”
两个人一起,成功率又大了不少。枫简单的和阿牛说了一下他的计划。事不宜迟,他们立刻行动起来。阿牛在外面望风,枫便偷偷从房顶潜了下去。
仓库里堆了不少木箱。枫吸吸鼻子,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儿。想必这就是沈冰所说的炸药制作成分之一——硫磺了。
他快速地探查了一圈,随手揣了几个炸药在怀中,便对守在屋顶的阿牛比了个手势。
枫和阿牛分别在仓库两侧都倒上酒,最后的量匀数淋在了木箱上,两人步伐轻快地上了屋顶。
“嗤”的一声,阿牛点燃了火柴,火苗划破了黑暗。
“待会我们分头行动,尽可能多的多扔几根火棒。火棒扔下去之后,就赶紧往回跑,不要回头,能跑多远跑多远。保重。”
黑夜里,两个人的拳头轻轻碰了一下。
数秒后,枫全力往回跑,一个猛子扎进了护城河,拼命往回游。
身后,爆破声连连响起,火光漫天,巨大的冲击力令他也不由得吐了一口血。
冰,我成功了。
7
次日,富商醒来之时,就得到了前去取炸药的手下传来的炸药据点被毁的消息。据点被毁的很彻底,看守的人全都死了。
他气血攻心,差点站不稳脚。这个计划是他提的,知府大人还夸了他。现如今,最重要的一环却出现了纰漏,他还怎么去捉拿人鱼?
身旁的姨娘见状,上前安慰道:“老爷,此事万万不可让知府大人知道,否则我们哪还有好果子吃!你们人手众多,难道还怕捉拿不了那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鱼不成?“
富商稳了稳心神,立刻下令此事不可外传。
人鱼族的公主还在他手上。那群人鱼势必会被他捏在手里!
富商派人去密室将沈冰带了出来,前去与知府大人汇合。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往海滩行去。
“阿朗,你的消息已经传达给他们了吧。“
“是,大人,草民于日前已将信送至他们的住处。他们应该已经知晓人鱼族公主在我们手里。“
话音未落,海面上便渐渐涌现出一群人鱼来,蓝发蓝眼,容貌夺目。
“听说你们抓了我们人鱼族的公主?“
“不错。”知府拍了拍手,便有人将黑布揭开,露出了被关在透明箱子里的沈冰。沈冰屈膝坐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只要你们拿出我们要求数量的珠宝,我们就放了她。”
人鱼族国王声音里带了点怒气,“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我的女儿的?我若没有亲眼见到她是健康的,你们的条件我不会答应。”
富商和知府对视了一眼,知府命人打开沈冰头顶的盖子。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小厮领命正要上前,却不知被谁绊了一下,一个踉跄跌到了地上。
“笨手笨脚的。旁边的,你去!”
“是,大人。”
旁边的小厮领命拿过钥匙,不知是否是有意的,尝试了两次才解开锁。
沈冰听到点动静,抬起头,正好看到小厮的侧脸。
这不是枫吗?
“看到了吧。她还能动,是正常的。”知府说完,朝富商使了个眼色。
等他们一靠近,就扔炸药。
富商硬着头皮回了个眼神。
人鱼国王扬声道,“我答应你们的请求,但是我们要回海底取,需要点时间。“
就在他们说话的瞬间,枫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到了知府的身后。知府正要开口提要求,却被一把刀抵住了颈侧。
“想活命的话,就放他们走。“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靠前。也得亏知府狂妄自大,侍卫并没有贴身守护,才让枫有机可乘。
有风吹过,吹开了枫的外衣,露出了他挂在腰间的一排炸药。
“放….放….你们都退后!”知府胖胖的身躯不住地颤抖起来。
沈冰从盒子里跳出来,谁也不敢拦她,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回归大海。族人们慢慢地沉入海里,沈冰回头大喊:“枫,你别做傻事!“
“放心吧,你们先走,我随后就来。“他露出了一个安抚地笑容。
知府和富商交换了一个眼神,富商把手背在后面暗自摆了一下手。
他们人手众多,完全可以把枫一个人拿下。而且枫的手上并没有火,他腰间的炸药没有火是没办法点燃的,他只是在虚张声势罢了。
就在侍卫慢慢靠近的同时,一个男声突兀的响起:“你们这帮狗贼,我跟你们拼了!”
“阿牛!你怎么会在这儿!”
“阿牛!”
“哈哈哈哈….我一直在跟着你们!我阿牛贱命一条,死不足惜。”他高举手中已经点燃的炸药,“今天我就要为我妹妹报仇!”
“兄弟,对不住了,我们地府见吧。”
沈冰沉入海里不久,就听得岸上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
巨大的声响给她带来了冲击。
传音石最后带来了他的声音:“冰,你要好好活着。”
她捂着嘴,流下的泪水凝成珍珠,落入海里。
枫,再也不会回来了。
沈冰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回到了房间。
她拉开窗帘,艳阳高照。她眯了眯眼睛,第一次觉得阳光是那么温暖。
她看向书桌,琉璃匣里空空荡荡,珍珠已不见踪影。
她快速换好衣服,抄起琉璃匣子就往外跑。
她要去珍宝阁。她的直觉告诉她,那里有她想要的答案。
8
“哎呀,客人,我们又见面了呢。这次来是准备付报酬的吗?”
“我问你,我经历的一切都是怎么回事?珍珠又怎么不见了?”
“你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漂亮女人附身抱起懒懒地胖橘猫,”你现在都不怕太阳了呢。”
“真是个笨蛋。“橘猫嘴里念叨着。
“大橘,不许对客人无礼哦。来,看过这个之后,你自然就会知道了。”
老板娘递给沈冰一面造型精致的镜子,沈冰接过。
镜子里的她,蓝发蓝眼,容貌夺目。
原来,冰真的是她的前世。
“想必你自己也猜到了吧。你的前世是人鱼族的公主。因为你的缘故,造成人鱼族下场惨烈。你带走的那颗珍珠,便是你死前的最后一滴眼泪。因为你是被太阳活活晒死的,所以现在的你惧怕阳光,患有紫外线过敏症。现在,因为你本人的意愿,珍珠带你重新回到前世,改变了这一切,你的族人们还好好的活着,你的仇人们也得到了惩罚,你死前的怨念自然也一笔勾销了。”
“那枫呢?他怎么样了?”
“他….”老板娘想了想,笑道,”你先支付报酬我再告诉你。“
老板娘拿出一个精致的容器,接住了沈冰落下的一滴泪。
“好啦。“她捧着容器欣赏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我现在就告诉你….”
沈冰侧耳去听,岂料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待她站稳时,已是重回到了街道上。
眼前人来人往,哪还有珍宝阁的影子!
“小姐,你没事吧?“
沈冰转身,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眸子。
有缘人,自是会相见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