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鬼剃头

作者:幽魇曲
2021-03-11 21:00

1.理发

“小慧,待会下班我去理个发,你先吃饭不用等我了。”

“理什么发?外面理发这么贵,你妈不是会理发吗?你直接去你妈那里让她给你剪一下不就行了?”

“哦对,你不说我差点忘了,那行,下班我去趟我妈那里,好久没回去了,昨天我妈还打电话说她头疼,我想回去看看你不让我去……”

“行了别说了,早点回来!”

“好……”

……

“慧……慧慧,我……我妈她……”

“有事赶紧说,你妈又怎么了?”

“慧慧,你……你赶紧过来看看,我妈她……她好像不行了……”

“不行了?什么不行了?”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开门进来发现我妈躺在厨房地上,身上……身上都凉了……”

“那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你直接打电话让殡仪馆拉走不就行了吗?”

“我……我已经打120了……”

“你打120干什么?她都已经死了还去医院白花冤枉钱?赶紧打电话让殡仪馆过来拉走!”

“那……那好,慧慧……你不过来看看吗……”

“不去!我这忙着做饭呢!”

“之前我跟你说过,我妈心脏不好,让你不要总是和她吵架,你不听,昨天晚上我还听到你打电话骂她,我妈肯定是被你气死的……”

“于勇,你怎么说话呢?你妈一个大活人还能被我气死?你现在赶紧给打电话找殡仪馆,让外人知道那间房子死过人就不好租出去了……”

“嗯……我现在就打电话……”

“对了,回家前别忘了先洗个澡换身衣服,别把晦气带回来了……”

2.殡仪馆

市郊区偏僻的殡仪馆内,于勇默默站在一副黑色棺木前神色悲痛,一旁的儿媳方慧若无其事坐在长椅上玩弄手机。

片刻后,于勇揉了揉发红的眼睛来到方慧身旁,轻轻拍了拍方慧。

“慧慧,去看妈最后一眼吧,马上就要开始火化了……”

方慧白了于勇一眼,神情有些反感。

“不去!死人有什么好看的?”

于勇低下头哀求道:“慧慧,你就去看一眼吧,这是咱们这边的习俗,你不去妈走得不安心……”

方慧咬着牙一脸不耐烦地放下了手机,瞪了于勇一眼,这才缓缓站了起来。

空荡荡的殡仪馆内阴风习习,方慧上前看着躺在棺内一脸安详的婆婆,突然打了个冷颤。

“好冷,把你外套脱给我……”

于勇点了点头,急忙脱下外套披在方慧肩上。

方慧紧了紧衣服,扭头看着棺内,皱眉问道:“你妈脸上那道口子是怎么回事?”

于勇看着棺内母亲惨白的脸颊上那道长长的口子,轻轻叹了口气。

“昨天我和殡仪馆的人把她搬出来的时候,不小心划到了门上刮了一下……”

方慧又打了个冷颤,尽管身上披着于勇的外套依然感觉到周围阵阵阴冷,身上的衣服仿佛根本无法阻挡这股深入心底的寒意。

一旁的于勇将漆黑的棺盖缓缓合上,方慧缩着脖子抱着双臂余光瞟了一眼棺内,就在棺盖快要合上的时候,方慧看到躺在棺内的婆婆竟然猛地睁开了双眼!

3.噩梦

方慧吓得浑身一颤,连退几步差点摔倒在地,一旁的于勇见状急忙上前扶住方慧,发现她浑身冰凉,双臂不断发抖。

“慧慧,你……你怎么了?”

方慧半天才喘上一口气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断断续续地摇了摇头。

“没……没事,我有点不舒服,弄完赶紧回家吧……”

晚上,方慧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婆婆在棺材里瞪着双眼的画面,一旁于勇已经熟睡,漆黑的房间内渐渐变得阴冷起来。

方慧将被子裹得严严实实,可依然无法阻挡这股阴冷,感受着四周无孔不入的阴寒,黑暗中的方慧觉得自己回到了那个阴森的殡仪馆内……

夜深了,睡梦中,方慧来到了一个漆黑的屋子里,她端坐在椅子上,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慧慧啊,你头发长了……让婆婆来帮你剪剪头发……”

方慧惊恐万分却又无法动弹,甚至连扭头的动作都做不到。

“嗡……”

身后传来剃头推子的声音,那声音由远而近,一只手轻轻抚上自己的头顶,随着剃头推子的动作,一簇簇黑色的发屑在自己眼前飘落下来,散落在自己身上、腿上……

“嗒……”

一滴冰冷的液体突然滴落在自己脸上,方慧伸手摸了摸脸颊,又是一滴落了下来……

将手拿到眼前,方慧看着手上一片猩红,颤抖着抬起了头,只见头顶脸色惨白的婆婆正歪着脑袋盯着自己,脸上那道猩红的伤口中一滴滴血液正迎面滴落下来……

“慧慧,来,让婆婆给你刮刮脸……”

婆婆脸色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手里拿出一把锋利的刮刀,缓缓靠近方慧的脸庞……

4.鬼剃头

清晨,方慧从噩梦中惊醒,坐在床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回想起梦中恐怖景象,方慧额头冒出一层冷汗。

一旁的于勇也醒了过来,方慧将噩梦中的景象告诉了于勇,于勇耐心地安慰方慧不要乱想,等方慧出门上班后,于勇却独自坐在屋内若有所思……

第二天,于勇由于加班没有回家,早上闹钟一响,方慧醒来正准备起床,一掀开被子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竟然铺着整整一层细密的头发!

方慧失魂落魄地跳下床冲进了卫生间,只见镜中的自己曾经的披肩长发竟然变成了一头凌乱的短发……

很快,于勇从公司赶了回来,看着床上地上到处都是细密的头屑,于勇也有些慌了,难道真的是被死去的母亲剃了头?

两人瘫坐在地上,过了许久,于勇突然想到什么,急忙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后,于勇急忙问道:“喂,张婶吗?我是于勇,我记得之前你说有一个姓孙的独眼老头特别厉害,你知道他住在哪吗?”

“怎么了于勇,你找他干什么?撞鬼了?”

“唉,慧慧碰到点麻烦,我想找个人看看……”

“嗯……我想想,我不知道他住在哪,但是前段时间我好像看见他在后街翻垃圾,你去碰碰运气吧……”

挂完电话,于勇正准备出门,瘫坐在地上的方慧也突然爬了起来,她不敢一个人留在家里。

两人刚到后街,果然发现街边垃圾桶旁有个衣着邋遢的老人正在用棍子翻着什么东西……

于勇急忙跑了过去,忍着一旁垃圾堆发出的恶臭问道:“你好……你是孙师傅吗?”

老人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他右眼紧闭,睁着一只泛白的左眼歪着头十分吃力地想要看清地面的垃圾,于勇有些着急,急忙又大声问了一遍。

“请问,你……”

话没说完,老人突然抬头用仅存的那只左眼看了一眼于勇,一旁方慧看着老人那只蒙着一层白翳满是血丝的眼球,不禁心头一颤。

老人缓缓低下头,重新用那根脏兮兮的细木棍在垃圾堆里翻找着,突然,老人用木棍挑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方慧扭头一看,发现是一只血肉模糊的死猫……

5.竖瞳

黑色的死猫散发着一股恶臭,两人掩着口鼻后退了几步,老人歪着头用左眼认真地看着地上的死猫,过了许久,老人扔下木棍,上前颤颤巍巍地将死猫的尸体双手捧了起来,紧紧抱在怀里……

“唉,让你不要偷偷往外跑你不听,这次我可救不活你了……”

老人垂着头轻轻抚摸着怀里血肉模糊的猫尸,一旁的方慧看着老人怀里的猫尸,忍不住胃里一阵翻涌。

“请问……您是孙师傅吗……”于勇又小声问道。

老人抬起头用那只泛白的左眼看了一眼于勇,没有说话,又扭头看了一眼一旁的方慧,突然愣了一下,嘴里喃喃道:“这是……鬼……鬼剃头……”

晚上,两人跟着老人来到了他的住处,一开门,两只小黑猫“喵”的一声从屋内钻了出来,屋内散发着一股腥臭味,地面上糊着一层脏兮兮的猫毛,几只流浪猫躲在漆黑的角落里警惕地盯着于勇和方慧。

于勇把最近发生的事情跟老人讲了一遍,说完后,老人怀里抱着猫尸,低着头在死猫耳边轻声呢喃着什么,过了许久,老人才缓缓抬起了头,一直紧闭的右眼突然睁开,露出一个幽黑的深洞!

“鬼剃头,魂复仇,头七夜,血横流……”

老人嘴里喃喃自语,一只竖瞳右眼紧紧盯着两人身后,仿佛有些忌惮。

片刻后,老人转身从墙边脏兮兮的破木柜里掏出两件东西塞给了于勇,低声说了几句话,随后便急忙把两人赶出门外……

老人说,于勇的母亲独自枉死在家,怨气很重,方慧被婆婆鬼剃头说明婆婆头七那天晚上必然会还魂,所以要在头七之前将她生前做理发师用过的东西全部烧掉,然后头七那天在婆婆家正中央点一盏魂烛,门口铺上草木灰,等到半夜魂烛灭掉,草木灰上凭空出现足迹的时候,说明婆婆回来了,然后在屋里烧掉一副鬼梯,婆婆就可以顺着鬼梯进入阴界轮回了……

两人出门后便按照老人的话第一时间来到了于勇母亲的住处,忙活了整整一晚,于勇将母亲生前做剃头匠所用过的东西全都翻出来烧了,可唯独没有找到那把刮脸刀……

6.头七

眼看还有一天就是婆婆头七,如今屋子里已经被收拾得空荡荡的,客厅中间挂着婆婆的黑白色遗照,照片上婆婆熟悉的脸庞上挂着一丝笑容,方慧不敢看那张照片,便让于勇找了一块黑布蒙了起来。

晚上,于勇烧了一些草木灰铺在门口,然后按老人的嘱咐,将那盏魂烛提前点亮,放在客厅中间的桌子上,最后将那副薄薄的红色鬼梯放在一旁的衣柜上,准备明天晚上等母亲回魂后烧掉。

忙完后,两人疲惫不堪地回到了房间休息,准备为了明天头七提前养足精神。

两人忙了几天,很快便陷入了沉睡,半夜,方慧再次从噩梦中惊醒,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午夜,起身揉了揉眼睛走向了卫生间。

打开灯,走出卧室穿过客厅,上完卫生间出来,突然发现昏暗的客厅内,墙边的地上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方慧仔细一看,发现原来是墙上盖在遗照上的黑布不知何时掉了下来……

客厅中间桌上的魂烛发出昏黄的光芒,墙上遗照中婆婆的脸颊被照得忽明忽暗,看起来有些阴森恐怖,方慧盯着黑白照上的人脸,突然发现婆婆的右脸上竟然出现了一道血红的伤口,一道猩红的血迹竟然径直顺着照片流了下来……

就在此时,身旁突然“噗”的一声轻响,桌上的魂烛毫无征兆的熄灭,方慧双腿一软,急忙打开了灯,一眼便看到门口的草木灰上出现了几只清晰的脚印……

是婆婆回来了……

7.回魂

方慧惊恐万分,浑身颤栗着跑到了房间叫醒了于勇,当于勇昏头昏脑地出门看到客厅草木灰上的脚印后瞬间清醒了。

“这……怎么会,明天才是妈的头七,怎么今天……”

话没说完,于勇仿佛想到了什么,喃喃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肯定是搞错了,妈很可能是前一天晚上就已经走了……”

一旁的方慧面色惨白,哆哆嗦嗦道:“你……你是说……今天,今天晚上就是妈头七……”

说着,方慧躲到了于勇身后,颤抖着盯着客厅周围,急忙催促道:“快……快去烧鬼梯啊……快去!要不然来不及了……”

于勇反应过来,急忙跑到一旁的衣柜前,刚刚踮起脚尖准备拿放在柜顶的鬼梯,突然愣住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啊!”

身后方慧不断催促着,声音中带着一丝哭腔,可于勇依然踮着脚站在衣柜前入了神般一动不动,方慧看着于勇的样子,突然回想起老人那天说过的一句话。

“记住,头七那天晚上千万不要踮脚尖,一旦踮起脚尖,冤魂就会趁机将脚放在你的脚下,一旦她成功……就会被怨鬼上身……”

于勇的双手突然垂了下来,他歪着头背对着方慧,没有去拿柜顶的鬼梯,而是缓缓打开了大衣柜,从衣柜的底部角落找出了一把锋利的刮刀,缓缓转过身,盯着身后蹲在墙角的方慧,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方慧缩在墙角浑身发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眼睁睁地看着于勇踮着脚一步步走了过来……

于勇脸上露出从未出现过的诡异笑容,他踮着脚站在方慧身前,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刮脸刀,嘴里发出一个出现在方慧噩梦中的声音。

“慧慧,来,让婆婆给你刮刮脸……”

8.医院

三天后,市区精神病院内,头发凌乱目光呆滞的方慧歪着头坐在院子里发呆,一旁于勇蹲在地上,手里端着一小碗热粥,轻轻舀起一小勺,放在嘴边吹凉,然后小心翼翼地递到方慧的唇边。

“来,慧慧乖,张嘴……”

方慧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轻轻晃动着脑袋,直到小勺触碰到嘴唇才条件反射般张开了嘴,每次喝下一小口粥,都要在嘴里嚼上许久才想起咽下……

门口身穿白大褂的年轻医生走了进来,于勇看着方慧呆滞的面孔轻轻叹了口气,缓缓起身来到医生身边。

“王医生,我老婆现在这种情况还有机会恢复正常吗?”

年轻医生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轻轻摇了摇头。

“方慧脑部受了过度刺激,已经造成了难以挽回的脑损伤,想要恢复正常很难……”

说完,年轻医生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于勇的肩膀。

于勇看着已经转身离去的王医生,面带悲色的脸庞突然没崩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然后马上又急忙捂住了嘴。

几分钟后,一个老太太提着一袋水果走进了院子,正在帮方慧喂饭的于勇见状急忙起身跑了过去。

“妈,你来了……”

老人笑着点了点头,将手中的水果递给了于勇,“看,妈给你买了你爱吃的柚子!”

于勇接了过来,搀扶着母亲来到方慧的身边。

老太太走到方慧身边,脸色瞬间变得阴郁起来,她伸手用力拍了拍方慧的脸,一脸得意道:“小妖精,跟老娘玩你还是嫩了点,本来只是想吓吓你,没想到你这么不禁吓,不过这样倒更好……”

一旁的于勇担心被人发现急忙上前挽起母亲的手,老太太扭头瞪了一眼于勇。

“要不是你死活不愿意跟这个小妖精离婚,我也用不着大费周章,还把孙师傅和张婶请来串通帮忙,回头你可得想着好好请他们吃顿饭……”

说完,老太太看着方慧痴傻的模样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还是你聪明,你想出来的这招‘鬼剃头’确实不错!”

于勇得意地点了点头,左手牵着母亲,右手轻轻拉起方慧的手,一脸幸福地笑了起来。

“这回,妈再也不会跟慧慧吵架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