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实录:AA制,杀死了我的二婚

作者:花爱语
2021-04-08 12:51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2019年2月6日,大年初二。
 
那天上午9点多,我正在厨房里摘菜,准备迎接表弟一家。门外突然传来女儿凄惨的哭喊声,还有老公和儿子的惊叫声。
 
我急忙跑出去,看到我9岁的女儿用手捂着脸,蹲在地上,血从左手指缝里缓缓流出来,滴在身上。
 
老公和儿子受到惊吓,傻愣愣地站在一旁。
 
我的心那叫一个痛啊,惊吓、惶恐、方寸大乱,叫老公赶紧拨打120 。
 
我的女儿被鞭炮炸伤了左眼,医院诊断为:左眼球爆炸伤;左眼球破裂伤;左眼内积血。
 
女儿被打了麻药,推进了手术室。医生说,女儿的左眼动手术只能是清创,摘除眼球。说幸好没伤到右眼,否则她就成了一个瞎子。
 
为什么这样的事会发生在女儿身上?太可怜了!我宁愿受伤的是我。
 
我在手术室外情绪失控,用拳头不断地捶打着老公的后背,质问他为什么不看好两个孩子?女儿伤成这样,她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我恨老公和儿子,他们毁掉的不仅是女儿纯真清秀的容颜,也有可能毁掉了她一生的幸福。

我是一个已经离过一次婚的女人,黄高德是我的二婚丈夫。女儿是我和前夫所生。儿子是他和前妻的孩子。
 
我的第一段婚姻破裂,是因为老公出轨了。我发现的时候,小三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前夫开了一家装修店,是一种品牌地板的地区总代理。我大学学的是会计,前夫跑销售,我里里外外一把手。
 
前婆婆在我们的女儿两周岁那年,出了一场车祸,造成偏瘫。那时候,她刚刚54岁,接受不了自己永远站不起来的现实,心情特别坏,逮谁骂谁。
 
婆婆住院期间,坏脾气出名,没有一个护工肯接手。我把女儿送给我妈,白天黑夜侍候她。
 
前婆婆出了院,我回到了店里。家里曾经雇佣过好几个保姆,无一例外,都被婆婆骂的失去了耐心,辞职而去。
 
前夫愁得睡不着,恳求我回家照顾他妈。否则,他就要关了店门,亲自侍候。
 
我考虑到女儿还小,接回了她,就这样被现实逼迫成了职业家庭妇女,在家里一待就是两年多。
 
店里招聘了一个会计,顶替了我的岗位。
 
谁知道,这个年轻的会计心术不正,她贪恋前夫经济宽裕,不断地勾引他。等到怀了孕,就逼婚。
 
她还打电话威胁我,说如果我不放手,她就报警,告前夫强奸了她。还说她手里有视频作证。
 
就这样,我离了婚。前夫心里愧疚,把我们住的房子给了我和女儿,并一次性支付了女儿的抚养费。
 

离婚后,我妈帮我带女儿,我应聘去了一家大企业当会计。
 
我的这份工作,朝九晚五,周末双休,比白天黑夜地照顾前婆婆强多了。
 
我对这种状态很满意,就不想再走进婚姻。
 
但是,我发现缺失了父爱的女儿性格发生了变化,她变得敏感、自卑、懦弱,在学校里不懂得怎样和同学老师们想处,总是受欺负。
 
我怎样引导她也不起作用,我心里害怕了,找了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建议给女儿一个健全的家。
 
回头是不可能了,我开始接受相亲。
 
黄高德是我的第十五个相亲对象。他很像我的前夫,个子高大,举止文雅,说话幽默风趣。
 
我最看好的是他的职业,他是一名高中数学老师。而且他跟我一样,也是因为妻子出轨而离婚,也带着一个孩子,是个儿子。
 
我想,如果家里有两个男子汉,那女儿的性格一定会发生转变。他的儿子比我女儿大两岁,年龄相仿,也能玩到一起。
 
黄高德对我也表示满意。他说自己相亲,对方一听到他有个儿子,都表示排斥,只有我是个例外。
 
我们俩算是一拍即合吧,毕竟一见钟情这个词用在二婚男女身上有点幼稚。二婚男女,只有钟情是远远不够的,走到一起,是多重考量下的结果。
 
黄高德在市区也有套房,只不过面积比我的小得多,地脚也差一些。他主动提出爷俩来我家里住,把自己的房子租了出去。
 
搬到一起前,我俩说好了:他的工资除了还他那套小房子的房贷,还要用来给家里买菜,剩余的自己存起来;我的工资给全家人买买衣服,添置一些生活必需品,或者出去旅旅游,来点高消费,剩下的也是我自己存起来。个人孩子的花销由个人承担。
 
我俩都觉得这种类似于AA制的生活方式挺好的。
 
我俩像大多数的二婚家庭一样,没有领结婚证,只是在大饭店请了双方的至亲好友吃了顿饭。我们说好了,如果相处融洽,两年后再领证。
 
自从我们重组了家庭,女儿一天天变得开朗活泼起来。这主要是儿子的功劳,儿子性格活泼,爱好广泛,两个人能玩到一块。她回到家,总是愿意追着比她大两岁的儿子哥哥长哥哥短地叫个不停。
 
黄高德对女儿最大的好,就是能辅导她学习。看着女儿的成绩节节攀高,我也喜上眉梢。
 
黄高德最大的缺点就是小气,把钱看得太重要。说好了他负责买菜,他就只买菜,什么都不管。新鲜水果、排骨、肉等等,都是我买回家。曾经开玩笑说过他,他说自己是理科男,不喜欢这些婆婆妈妈的事。
 
暑假里,我给他们爷仨办理了健身卡,每天下午固定时间,黄高德带着女儿、儿子去健身,女儿还学会了游泳,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她不再是那个自卑、懦弱的女孩了,我也觉得自己的二次婚姻幸福、有成就感。

女儿在医院的第二天下午,就跟我说了她的受伤经过。
 
她说,那天出事前,爸爸在接视频电话,有人给他拜年。
 
哥哥拿了两个拇指粗的鞭炮,一个放在装啤酒的空易拉罐里,一个在地上,然后快速点燃,迅速跑了。
 
她站在离着哥哥四五米远的地方看热闹,听到砰的一声,接着看到易拉罐蹦了老高,目光被易拉罐吸引,没看到地上的鞭炮,扑向了自己的脸,炸开了。
 
我问过黄高德,他说儿子点鞭炮前,他让女儿站在自己身边。可是女儿好奇,趁他不注意,跑到了离鞭炮较近的地方。
 
他把自己的监督作用撇的一干二净。
 
儿子第二天一早就跟着黄高德来医院看望妹妹,小伙子挺后悔的,看着妹妹,哭了好几次。
 
他是肇事者,是罪魁祸首,但他才11岁,还是个孩子。我想骂,骂不出口;想打,下不去手,就重重地批评了他几句。
 
黄高德把儿子拉到他身后,埋怨我说得太过分了。
 
我的火气腾地上来了,我说他作为儿子的监护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儿子把鞭炮放进易拉罐的时候,他就应该马上阻止。
 
我说我只是说了你儿子几句,你就扛不住了,我女儿毁容了,落下了残疾,你有没有考虑我是什么心情?女儿不是你的,你不心疼。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你要和我一起承担所有的花销。
 
黄高德扶了扶眼镜框,说,要说责任,我这个当妈的责任最大,平时就应该教育孩子远离烟花爆竹。既然事已经出了,都是自己的家人,就不应该怀恨指责。
 
他说女儿这个样子他也伤心,但不应该因为女儿受伤再去怪罪儿子。当初住到一起前说得明白,AA制生活方式,各自有事各自承担,所以他也不会给我钱,女儿这样,以后花钱的地方还多的是。他说你完全可以去找她爸爸,他是个有钱人,不可能坐视不管。
 
我可真是气炸了肺!这可真的应了一句话:不发生点烂事在身上,你永远看不清身边人的另一副模样。
 
我就是再难,也不会去找我的前夫要钱,那样只会让他和那个女人看我的笑话。

医院的饭菜太清淡,点外卖我又担心卫生不过关,正是假期,所以我安排黄高德每天中午给我和女儿熬点稀饭,炒两个肉菜。
 
坚持了几天,黄高德就借口学校里组织老师们学习,不再来医院送饭。偶尔送次饭,就有意无意地让我知道,他这顿饭花了多少钱。
 
我说你知道我俩在医院一天花多少钱吗?你要不要给我补贴点?他就不吭声了。
 
女儿在医院住了48天才出院,见到我的邻居都说我瘦了一大圈。
 
我当时因为女儿住院请不了长假,直接辞了工作。原本想出院后送女儿回学校上学,我再找一份工作。谁知道,女儿在学校受到了同学们的嘲笑,心理有点崩溃,死活不去上学了,要在家里自学。
 
我给女儿办了休学半年,留在家里陪她。
 
这时的女儿,羞于见人,比以前更加自卑、敏感、脆弱。
 
儿子想像以前一样带她出去玩,她冷着脸,总是一口拒绝。黄高德和她说话,她总是低垂着头,一声不吭。
 
黄高德介绍了一位挺有名的心理辅导老师给女儿,我每周一次,带女儿过去。老师很好,收费也很高。
 
我又犯了同样的错误,妄想让黄高德给我点钱。他再一次理直气壮地拒绝了我。

我的心如同掉进了冰窟窿里,失眠的夜里无数次问自己,这样的AA制婚姻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
 
想到自己离过一次婚,这次虽然没有领证,但是亲朋好友都参加了婚宴,我就犹豫了。毕竟人言可畏啊。

有一天,我的闺蜜约我第二天带着女儿去青岛。她说大学里的辅导员老师心理辅导非常有名气,那天会参加聚会。
 
都说病急乱投医,那时的我,只要有人说哪个心理辅导做得好,我都愿意试试。
我跟黄高德打了招呼,第二天早上很早就和女儿坐上闺蜜的车,走了。
 
事情办得很顺利,上午不到八点,我们就到了老师下榻的旅店。女儿和老师聊了大约两个小时,感觉甚好。
 
闺蜜留我们一起用餐,女儿拒绝了,她要我带她坐高铁回家,因为好奇,从来没坐过。
 
正合我意,我们不到12点,就站在家门口。
 
家门虚掩着,里面传来说笑声。我对着女儿打了一个“嘘”的手势,我俩就静静地站在门口。
 
家里面,老公正在招待他的爸妈,我的公公婆婆。
 
公婆让儿子千万不能和我领结婚证,领了证,就要上交工资负担一家人的生活。女儿就是个无底洞,长大了也不好找工作,会成为累赘。
 
他们说黄高德的前妻已经知道错了,愿意回头补过。他们劝黄高德考虑考虑。实在接受不了,也可以再找一个。
 
黄高德竟然一口答应了,说后爹不好当,他也心灰意冷。说他们学校有一个女老师比他小几岁,人很好,因为不能生育,离婚了。说反正我俩没领结婚证,可以试试。
 
听到这里,我推开门冲了进去,全家人当场石化。
 
我指着黄高德的鼻子,骂他禽兽不如的东西,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不配做老师!让他带着他的儿子,带着他的亲人,赶紧滚出我家!
 
我说我的女儿是多么美好的一个女孩,拜你们爷俩所赐,瞎了一只眼睛。你一分钱不出,还在这里说屁话,我真想和你拼命!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我让他回家等着收传票吧,因为我已经决定把他告上法庭!
 
我咨询过律师,他作为他儿子的监护人,在这件事中应该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无论是医疗费还是女儿的精神损失费等,他都应该承担一部分。
 
律师说,幸好我俩只是同居关系,不受法律保护,要是领了结婚证,这场官司打起来就难了。
 
我那可怜的女儿,那天表现得出人意料,她拉着我的手,安慰我别哭了,她说:妈妈,你放心,你给我安装一只义眼,我要去上学。我长大了,不会成为你的负担,我要你为我骄傲。
 
黄高德直勾勾地看着女儿,大概他也被震撼到了。
 
那天,他们离开的时候,黄高德的儿子突然转身跑到我和女儿面前,扑通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
 
那个少年流着泪,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对不起有什么用呢?他惹得我一阵心酸,也落了泪。黄高德快点扯起他,领走了。
 
没有多久,我就请了律师,按照流程,对黄高德进行了民事诉讼。最后,他一次性赔给我113500元。
 
时间似流水,转眼之间两年过去了,我的女儿年底放假前,带回家两张奖状。一张是学习进步奖,一张是助人为乐奖。
 
我也想不到,重新接受了自己的女儿,在班级里,成了热心帮助弱势同学的好少年。她用自己的经历鼓励大家团结同学,反对欺凌,好好学习。
 
我早已重新投入工作,为了女儿,也为了自己,我比任何同事都努力。我现在在我就职的那个私营企业,是最贵的打工仔,月薪一万多。
 
我在婚姻里受过两次打击,但我依然相信爱情,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还会走进美好的婚姻生活。只是一个好的伴侣,可遇不可求。
 
一场意外能拆散一段婚姻,只能说明两个人还是不够爱。没有什么好遗憾的。继续努力,做好自己才是硬道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