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

面对他人的伤害,态度决定了你的人生格局

作者:阿季
2021-05-26 11:29

王阳明曾说: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
 
所谓心中贼,无非是人的七情六欲。
 
天地之大,有万般精彩,亦有万种陷阱诱惑,而人之愚钝,一个不小心,便会沉入这迷人的泥潭,忘乎所以,无法自拔,进而毁掉整个人生。
 
其实,人一生贵在二字:修心。
 
心修好了,便有“一览众山小”的喜悦与顿悟。而修心在于:年轻时看远,中年时看宽,老年时看淡。



年轻时,做加法,看远

曾国藩曾说:凡将相无种,圣贤豪杰无种,只要人肯立志,都可以做得到的。

人处年轻时,就如八九点的太阳,朝气蓬勃,正值兴旺时期,也是能决定自己一生的时候。

张居正从小便是一个神童,2岁识字,5岁能读书,10岁通晓六经大义。

张居正12岁那年,在本该上私塾的年纪时,老师却建议家长带他参加科举,并说:“他已经有这个实力了。”

开考那天,张居正跟随着众多考生走向考场。在他们走到文庙院前面的一座青石小桥时,前面传来一片响动,原来是主考官荆州知府李士翱坐轿子来了。

于是,考生们纷纷躬身让路,张居正却从容不迫地走着。

随行的役卒大声呵斥,张居正仍不为所动,李士翱见状,便让随从把张居正叫过来,喝问:“你这个胆大妄为的小毛孩,也敢到这里来应考?如果你能对上我的对联,就过这青石小桥去应考,对不上,还是先回家去吧。”

李士翱指着文庙里的两颗大树:“大文庙,两棵树,顶天立地。”

张居正稍加思索,从考篮中拿起笔,从容应对:“小顽童,一支笔,治国安邦。”

当小小的张居正说出“治国安邦”这四个字时,周围的人一笑置之,不以为意,认为这个小屁孩口出狂言,不知天高地厚。殊不知,这个顽童竟然真的实现了理想。

张居正12岁以全县第一名考中秀才,13岁本可以中举,由于顾璘的从中“作梗”让他落榜,当明白顾璘的良苦用心后,更加清醒,懂得欲成大器必须接受更多更重的敲打与磨砺,于是他潜下心来,刻苦学习三年后,一考中举。

张居正胸怀大志,心怀天下,一心向着辅国良臣的目标奋勇前进。后来,尽管他遭遇了各种各样的挫折与磨难,但他都没有畏难而退,而是排除万难,最终开创了明朝中兴,自己也成了古今屈指可数的能臣名相。

俗话说: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

想成人生的“大赢家”,不仅在于年轻时的付出,更在于立志。

年轻时看远,才不会拘于眼前的生活琐事,不会满足于眼前的生活,更不会贪图一时的安逸享乐。

倘若年轻时目光不够长远,如同“一叶障目”,看不到远方的泰山,便达不到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境界。一个人思维决定想法,想法产生行动,行动创造结果。

真正厉害的人,不会隅居于自己的一方天地,而是志存高远,心系远方。

中年时,做除法,看宽
 
《周易》曰: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人到中年,已尝遍世间苦辣酸甜,面对荣辱得失,全在“看宽”二字。
 
有位中年人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非常沉重,生活压力太大,想要寻求解脱的方法,因此去向一位禅师求教。
 
禅师给了他一个篓子,要他背在肩上,指着前方一条坎坷的道路说:“每当你向前走一步,就弯下腰来捡一颗石子放到篓子里,然后看看会有什么感受。”
 
中年人照着禅师的指示去做,他背上的篓子装满石头,禅师问他这一路走来有什么感受,他回答说“感到越来越沉重”。
 
禅师于是说,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上时,都背着一个空篓子,我们每往前走一步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捡一样东西放进去,因此才会有越来越累的感慨。
 
中年人又问:“那么有什么方法可以减轻人生的重负呢?”
 
禅师反问他:“你是否愿意将名声,财富,家庭,事业,朋友拿出来舍弃呢?”那人答不出来。
 
禅师又说:“每个人的篓子里所装的,都是自己从这个世上寻来的东西,但是你拾得太多,如果不能放弃一些,你的生命将承受不起。现在你心中有答案了吗:丢下什么,留下什么?”
 
中年人反问禅师:“这一路上,您又丢下了什么,留下了什么?”
 
禅师大笑道:丢下身外之物,留下心灵之物。
 
人至中年,悲喜交加,最难的是保持一颗气定神闲的心,不生是非分别,不起憎恨远亲。
 
事若看宽,万事皆小,心若放宽,福气自来。
 
很认同一句谚语: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真正有修养的人,凡事会看宽,懂得取舍之道,知足常乐。
 
中年如水,包容万物,利万物而不争。

老年时,做减法,看淡
 
看过这样一句话: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诚然,已到垂暮之年,人最好的活法就是:看淡。

晚年的杨绛基本不出门,也不见客人,她喜欢一个人简简单单的生活,这样便没有喧嚣。

自从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你相继离开了她,独自生活的她,心灵的寄托就是不间断地读书和写作,这也是她忘记逝夫逝女的唯一方式。

为了完成丈夫的意愿,她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将他们夫妇的全部稿费----七十二万,捐赠给清华校园,设立“好读书”奖学金。

对自己,杨绛一贯是清简的。房间里再也没有添置任何多余的家具摆设。每天下午为自己泡一杯茶,然后静静地看书。

有一次,朋友来家中做客,突然发现她的脚上穿着蛮好看的鞋子,忍不住地夸奖道这鞋很别致,杨绛想也没有想便说其实是钱瑗的,在场的人都要快落下泪来,谁都不曾想到这位母亲已经窘迫到穿着过世的女儿的鞋子地步了。

但正是这样的一位老人,承受着世间的苦难,却没轻易低头,也没喊一次疼,叫过苦,在她面前,一切的不易都是那样轻描淡写,无足轻重。

诚如她说:“一个人经历不同程度的锻炼,就获得不同程度的修养,不同程度的效益。好比香料,捣得愈碎,磨得愈细,香得愈浓烈。”

人这一生,走过坎坷,尝遍酸甜,历经兴衰,最后才学会看淡。 

还记得卓别林说这样一句话:人生近看是悲剧,远看是喜剧。

其实,人老了,活得是心态。对人生不如之事,常想一二,不思八九。

人生浮沉,也就几春几夏,看淡得失,顺其自然,看淡离别,从容淡然。

看淡,便是最高级的活法。

这短短一生我们终将逝去,我们不妨:在年轻时,学会看远,心怀鸿鹄之志;中年时,学会看宽,心容万物;老年时,学会看淡,活得轻快洒脱。

命运多舛,愿你我在人世间过得顺遂无虞、皆得所愿。

好了,今天的文章就分享到这里,感谢大家的陪伴。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在文末点亮在看,也欢迎您分享到朋友圈,让更多人看到和听到。更多好的文章,请继续关注慈怀读书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