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往亊回眸
    散文:往亊回眸

    夜晚回到家里,夫妻躺在床上。地主婆生性风骚,虽半老徐娘风韵犹存。躺下不久,她就伸手去拉扯尚在呻吟的地主公,欲行鱼水之欢。地主公说:...

  • 散文:留一盏灯
    散文:留一盏灯

    离开故土很多年了。现在回忆起来,记得每到腊月,父亲总要把老房子重新刮一遍腻子,刷刷白,等待我们回乡过年;母亲则热衷于更换墙上的日历...

  • 青楼自古以来就是名人雅士聚集的高雅之地
    散文:青楼

    古代的青楼,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样子:一个浓妆艳抹的老鸨,站在大门口朝过往的客人搭讪勾引;一群衣着靓丽红粉飘香的妓女,在大堂的楼梯口...

  • 散文:人和牛
    散文:人和牛

    母亲为了向我证实她的话,让牛站下,把牛的捂眼罩给摘了下来,然后用手拍牛的屁股,牛的四蹄一动不动,头歪着伸向磨盘用嘴去吃磨盘上的面粉...

  • 奶奶的白发
    散文:奶奶的白发

    何出此言呢,在此便介绍介绍我三叔家的两个儿子,雨下的很大,正碰上他们家小儿子(我叫他作小哥哥)放学,当然,也是村里唯一一所初中,他...

  • 南大街上岛咖啡馆
    散文:南大街上岛咖啡馆

    那里的咖啡都是现磨,咖啡杯与勺小巧得精致,服务员轻声细语,你低头搅拌咖啡的样子孤独而冷漠,总是习惯先喝一口苦咖啡,醇厚的香会让你的...

  • 散文:一遇艳千年
    散文:一遇艳千年

    俞伯牙钟子期,一曲《高山流水》,世人为之动容。所谓知音,无非就是情感倾诉的对象,该说的可以说,不该说的也可以随便说,以至于钟子期死...

  • 散文:柴楼听雨
    散文:柴楼听雨

    银杏树的叶子已散落一地,树上仅存的几片在寒风中倔强地摇摆,而旁边的松树却愈见苍幽了。雨丝渐密,汇聚成流,我惊喜地站起身来,看草棚上...

  • 我打江南走过
    散文:我打江南走过

    四百年来,那些站立在园子里的古木,依然用冷峻的目光睥睨世人的世俗和张扬。我猥琐地从拙政园里踯躅而过,心里感念的不是今时的山水,而是...

  • 散文:闺蜜的爱情
    散文:闺蜜的爱情

    闺蜜的爱情来得快,却不容易走出啊!
    渴望被爱,没有安全感,没有完全了解一个人,在付出一点心动之后,牢牢抓住那不真实的假象,最后只...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与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