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夺嫡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前情: “这么大的事,”李琛笑道,“怎么能只有咱们知道呢?不能瞒着父皇啊。” 该去给父皇针灸了。 楚王未婚妻伤了晋王李璋,只这一句话,便能让人浮想联翩。 第137章: 早春的薄寒依旧侵人筋骨,而皇帝退朝后休息的南薰殿,却暖得花池里的山茶早早开了。 皇帝斜倚在引枕上,听着屏风外的乐声,微微阖目。而魏王李琛跪坐在软榻下,凝神针灸。 阴陵泉健脾利水、缓解膝痛。 风市穴祛风利湿、舒筋活络。 他神情专注,如…
    1.1k 评论:3 时间:
  • 前情: “要不……”李璟看着他们亲昵,有些尴尬地提议道,“我出去跑两圈?” 虽然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眼下显然没有人想搭理他。 这个马车太小了。 第136章: “没想那么多。” “我就是想打他一顿出气。” “他承认了,承认也没办法,檀木挑檐烧干净了,死无对证。” …… 叶娇把事情交代清楚,马车也驶入赵王府,而李璟只有一个想法:别告诉我,我不想知道了。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5k 评论:3 时间:
  • 前情: “原来……”晋王李璋一字一句道,“此事错在本王,是挨打这件事吗?你就不怕……”他贴近叶娇,痛苦扭曲的脸上竟然带着笑意,“你不怕你出不去晋王府的门?你这纸条,根本没机会给任何人看?” 第135章: 叶娇抬头紧盯李璋的脸,她的眼中带着目的达到的笑意,带着奋不顾命的勇气,带着不屑一顾的霸道。 “走不出王府的门?”她笑得比李璋更疯,“除非殿下即刻登基为帝,否则就算你挖个深坑把我埋了,也会有人一寸寸…
    2.4k 评论:7 时间:

彩礼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前情回顾: 安琪被母亲这个样子吓到了,她想,父亲果然是没良心的,她和母亲并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得不到他的一丝丝怜悯和疼惜。 她知道父母的关系不好,但从前她觉得那是母亲太过暴戾,动不动就发脾气的缘故,今天听了母亲的讲述,她刷新了自己对父亲的认知,她觉得,能把母亲逼成这样的父亲,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此时此刻,她对母亲的痛苦感同身受,她觉得,她应该为母亲做点什么。 1 这几日,陈小茼为了给外公找心血管的…
    360 评论:0 时间:
  • 前情回顾: 老陈这个时候出事,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如果他想在这个时候认陈小茼,就不得不考虑老陈的病情,一旦老陈受到刺激,病情复发抢救不回来,这会让他和陈小茼的关系直接崩掉。 他现在不能冒这个风险,唯有想办法先把老陈的病情稳住。 1 陈小茼带外公去的是急诊,外公原来患有严重的心衰,所以医生做了检查,给老陈挂了一瓶点滴,说要等打完点滴,观察他的病情后再做决定。 如果打了点滴能舒服一些,那就先回家休…
    309 评论:0 时间:
  • 前情回顾: 陈小茼焦急万分,七八点本就不好打车,加上今天下雨,要拦一辆出租车更是难上加难。 她正焦灼不安时,倏然看到停在路边的一辆大奔朝她们开了过来,车子缓缓,直接停在了她们的面前。 陈小茼看了看车牌,没看出什么不对劲,就扶着外公上了那辆大奔。 1 雨不小,雨刷器忙过不停。 陈小茼把雨伞收好,扶着外公坐进后座,外婆也跟着在另一侧坐进后座。 后面没有位置了,苏婷很识趣地走到副驾驶,上了车。 她没见过…
    456 评论:0 时间:

弗如色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上期回顾 我软着嗓子逗他,「那这个呢?」 周小将军也遭得住吗? 周晋不言语,身子却骤然僵住。 喉间悄然滚动。   《弗如色》2 8 情正浓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细微脚步声。 有人来了。 周晋神色一凛,抬手将我身上扯乱了的衣衫敛好。 大掌落在我腰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下,他哑着嗓道:“乖,先出去。” 说话间,脚步声渐近。 “不要。” 我反倒将他脖颈…
    432 评论:1 时间:
  • 被周小将军带回府的那晚,我钻入他房中,轻解罗裳。 有着「京都小佛陀」之称的小将军,掌心轻轻一拢,湮灭了烛光。 从今后,小佛陀再不吃素了。 1 我被名噪京城的小将军周晋捡回府时,顶着一副小女孩的身躯,名唤姜虞。 老将军说我命带煞气,留不得,周晋便把将军府砸了半边。 府中姨娘说我一看就是个狐媚胚子,长大后势必要勾.引小将军的,他便连夜朝姨娘房中塞了只山上捉来的野狐狸,吓的姨娘尿了一床。 周晋对我的偏爱…
    324 评论:1 时间:
  • 448 评论:2 时间:

赐卿良辰

她说,女人一躺,黄金万两。 她说,姑娘缺钱,咱们这里就是生钱的富贵窝。 她说,你娘重病,你爹死在外头,为了救娘命进这风流地,不丢人!姑娘的皮囊万中挑一,这第一夜,能卖一千两。 一千两呢!去年京都名妓第一次夜里陪客,也才卖出了四百两的高价。 沈连翘出门找零工做,莫名其妙就被妓院鸨母拉进来。 干了一辈子皮肉买卖,鸨母的眼睛毒得很。 面前的姑娘虽然衣着寒酸,却能勾走所有男人的魂。

查看所有
  • 前情回顾: “族长,您去哪里?”芙蓉追着她道。 “我去京城!”沈连翘在万分紧张中攥紧缰绳,“今日的焰火,它放不起来。”   大结局:纵使你死了 如果现在还有什么可以庆幸的话,就只能庆幸她学过骑马。 沈连翘还记得那次江流教她骑马,她从马上跌下来,是孔佑一面责备,一面把她背回京城。 她是身世凄惨的孩子,从来只知道保住自己,却没想到有个比她还要辛苦的人,教会她爱与责任。 良氏族人是她的责任,京…
    675 评论:0 时间:
  • 前情回顾: “邙山火势蔓延,陛下清障回京!” 他们呼喊着,每一个字里都含着紧张。 邙山,着火了!   第171章:她的舍身 沈连翘惊慌地看着卫尉军离去,脸色煞白如遭雷击。 怎么回事? 饶是她没怎么关心防卫问题,也知道蔡无疾和江流他们,已经把邙山搜了好几遍。 搜了好几遍,还是着火了。 是树林野火,还是火药? 沈连翘的手握紧窗子,听到阿靖慌乱的声音。 “郡主,怎么办?陛下有没有下山啊?有山火…
    551 评论:0 时间:
  • 前情回顾: “你等等。” 她看着芙蓉,脸上神情变幻,眼中如有烟云掠过。   第170章 坏女人的结局 看到沈连翘的表情,芙蓉受惊般偏过头,孔云程也疑惑道:“怎么?郡主还有别的事?” “请孔大人先回去,”沈连翘道,“我想同你们家丫头说几句话。” 往日灵动的芙蓉像是丢了半条魂,立刻摇头拒绝道:“奴婢还得回去找小姐呢。” 大街上闹哄哄的,孔云程虽然不知道沈连翘是什么意思,但他是个聪明坦率的人,…
    560 评论:1 时间:

一醉定情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上期回顾 回过神,我蹙眉望着林雪。 她穿了件宽松的白色长裙,脸色有些苍白,缓步走了进来。 “菲菲,咱们聊聊吧?”   第13集开始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1.2k 评论:0 时间:
  • 上期回顾 “菲菲,我不是故意的,都是林雪那个贱女人……” 林雪? 雪雪?   第12集开始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668 评论:0 时间:
  • 上期回顾 顾白沉默了一下。 下一刻,他完好的左手在我腰上摩挲了一下,一开口就是惊人的虎狼之词: “那……姐姐自己动?”   第11集开始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644 评论:0 时间:

叔途同归

从小到大,我身边的人都知道,白知沐是许昱的掌中宝。白知沐是我,而许昱,是我青梅竹马多年的小叔叔。 其实他也没比我大多少,刚刚好年长我三岁,之所以叫他叔叔,是因为——许叔叔生他时已过不惑之年,刚巧又和我爷爷是忘年交,是磕过头的拜把子兄弟,所以按辈分来讲,我要叫他一声小叔叔。我喜欢许昱,这件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只有他自己不知道。

查看所有
  • 说来惭愧,和许昱在一起几年,我们平日里也就仅限于拥抱接吻,就连接吻,都是中规中矩的,双唇碰一碰便算结束了。
    1.1k 评论:0 时间:
  • 瞧,我就说,这人看起来高冷又禁欲,实际上,小叔叔就是表面老干部,内里小处男,一句话就能逗的他面红耳赤。
    991 评论:0 时间:
  • 那故事代入感有点强,我这话说的也不太客气,“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人还有下辈子的话,你如果真的愧疚,还是不要再见她们比较好,没有你的话,两个姑娘说不定就能幸福的过完这一生了。”
    1k 评论:0 时间:

囚爱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那天晚上……我还是回房间了。 因为—— 大姨妈不凑巧的来光临。 说来也巧,当时向丛正和我耳鬓厮磨,当下体传来一股热流时,我只当是自己动了情,可是……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又确定了关系,难免动情。 当向丛缓缓脱下我衣裤时,却摸了一手血。 我们被迫冷静了下来,我飞快地穿上衣服,跑回了自己房间。 真是又甜又尬的一天。 洗完澡,我刚刚换好睡衣,便听见了敲门声。 我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去开门。 是向丛。 他…
    9.3k 评论:0 时间:
  • 我被他拥在怀里,分不清是谁的心跳声震耳欲聋。 其实,我还是不知道,向丛究竟为什么会选择和我在一起。 但是,这种被人坚定选择的感觉,真的比我想象中还要美好。   忽然。 宾馆里走出一人,见到相拥的我们俩,瞬间愣住,紧接着,一道略显尖锐的嗓音划破夜空—— “向导,你怎么和咱们女主抱在一起了?” 我连忙从向丛怀里离开,一转头,看见宾馆门口站着的那…
    1.8k 评论:1 时间:
  • 酒桌上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愣住,紧接着便是一阵接一阵的起哄声。 我愣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向丛,脸色通红。 这叫什么问题啊? 而且—— 整个剧组我谁都不熟悉,唯一能算上熟悉的人,就只有向丛了。   许是太过紧张,我甚至都忘记了还可以像向丛刚刚一样认怂喝酒,我犹豫了半天,才红着脸憋出了一句话—— “你……&…
    2k 评论:0 时间:

女装大佬不好撩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上集回顾: 看着对面那张和我男神邱译一模一样的脸,我这不会拐弯的脑筋终于转过弯来了。 邱译……邱泽…… 这个骗子!    结局: 男神让我cos妲己,在床上   点击下方内容阅读全集
    756 评论:0 时间:
  • 上集回顾: 说着,他轻轻捏住我下颌,唇印了上来,温热触感,竟和刚刚记忆中一般无二。 与此同时,唇上传来他含糊的声音,带了几分低笑声: “是这样么?”      第4集:被男神强吻了怎么办?我人傻了。 他哥亲我也就算了,我做梦都没想到,有朝一日,暗恋已久的邱译居然会……强吻我。 有点刺激。 良久,邱译居然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渐渐缓神,脑子开始缓慢运转了起来。 然后—— 我当然是闭上眼,主动加深了这…
    817 评论:0 时间:
  • 上集回顾 头顶似乎响起一道低笑声。 我抬头,刚巧对上邱泽含笑的眼,那双眼和邱译一般无二。 “林溪,听说,你喜欢我弟弟?” 第3集:我的初吻,被我男神的亲哥夺走了 我险些被自己口水呛死。 这么直白的么? 脸瞬间通红,我踌躇半晌,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否认了:“没有啊,你……听谁说的?” 不过,说完我又有些后悔。 怂什么啊。 反正我自己不敢表白,借他哥之口转述不也挺好的? 正暗自后悔着,却见邱泽忽然低头,我…
    535 评论:0 时间:

操控

冬夜,石荷从航站楼出来。 脚步虚浮。 她刚下了从新西兰回来的航班,一路疲惫不堪。加上姐姐跳楼去世的消息太过震惊,一时没缓过来,走路略带趔趄。 站在等候大厅,她的目光在人群里搜寻,一下就找到了姐夫罗俊生。他穿着深褐色的长款羊绒西装,立在人群,俊朗英挺,像是旧版电影的男主角。 “姐夫。”她喉头发紧,这一句姐夫,让她想起了那件痛心的往事。

查看所有
  • 二楼的人已经听到了电锯声,许云知道有人进来,但并不知是周宇他们,仍把石荷按在地上。 “我今天办完最后一件事就要离开了,你为什么非要拦我。”许云完全失去了理智,揪着石荷脖子上的衣服,愤恨地喊许清秀下楼去看看谁进来了。
    557 评论:0 时间:
  • 她在房间里收拾衣服,许清秀在一旁畏惧地看着她,“姑姑,你是不是真的会被赶出罗家呀?你要是走了,那我在这里就住不下去了。”许清秀茫然地看着窗外。 “要是我当初不听你的话,不来北京,我现在可能已经找到一户好人家,说不定都谈婚论嫁了呢。”说着,许清秀眼睛酸涩,眼泪马上要滴下来。
    537 评论:0 时间:
  • “哟,荷小姐,你们可回来了。”云姨热情地迎出来,又忙着解释道,“你们昨天不在家,我想着反正家里也没什么事,所以一大早我就出去逛逛,还买了些菜回来。”云姨指了指放在客厅墙角的那两大摞青菜,目的就是要证实自己没有撒谎。
    1.2k 评论:0 时间:

教授不可以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上期回顾 「何岑,你疯了!」 我双手抵着他胸口推开,「万一有人……」 话还没说完,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教授不可以》结局我魂都快被吓掉了。   脑子都还没转过来,便一把将何岑推开了,生怕下一刻外面那人推门进来,撞见我和何岑这狼狈的一幕。   然而,何岑似乎是真的疯了。   他明明都听见了敲门声,非但不慌,反而再次搂上我的腰,将我朝他身上贴近,并俯身吻了过来。 &nb…
    985 评论:0 时间:
  • 上期回顾 得到了我的肯定答复,何岑松开我的手,在下一波被甩到最高点时,何岑的喊声几乎震破我耳膜。 然后—— 高空中满是我毫不留情的嘲笑声,经久不衰…… 《教授不可以》22从大摆锤上下来,何岑已经脸色惨白,不过——   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喊出来释放了的缘故,这人除了脸色白一些,状态倒是还不错。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弥补自己的形象,不等我们笑他,何岑便拽着我们一起去了游乐场里的鬼屋。 &nbs…
    834 评论:3 时间:
  • 上期回顾 何岑似乎也反应过来了,我们同时望着地上那堆碎布出神。 昨晚折腾的太嗨,何岑化身大力士,把我衣服全tm扯了。 其实我当时也挺无奈的,我身上脱的光不出溜,你动情的时候扯我放在床边的衣服干嘛? 《教授不可以》21他为啥有这种嗜好先且不论,我总不能穿着泳衣出门吧。   本以为就住一晚,我来时匆忙,就带了一套衣服,就这一套,还落在家里忘拿了。   何岑只是沉默了一下,便又恢复了…
    744 评论:1 时间:

朝朝暮暮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前情: 他说着便要起身,顾九桃却扯住了他的衣袖。 “不要走,”顾九桃像垂钓之人看见了大鱼,又像讨债之人找到了债户,“少废话,还钱!” 第10章: 裴清怔住了。 他很意外为何自己想的是风花雪月,顾九桃却开口要账。 还钱? 还诊金吗? 裴清拘谨地站在舱室内,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裴大人,顾娘子可是一视同仁的,连我的诊金都要了。”李三郎在旁边哈哈大笑。 “是,”裴清脸上总算挤出一点笑,耳朵也憋得通红,“…
    800 评论:1 时间:
  • 前情: “帮。”裴清擦干净衣服上的水,抬步道,“走吧。” 他的唇角带着一点笑,不知道是为什么事开心。 第9章: 裴清不翻墙。 县令翻墙,也有点不成体统。 他亲自驾着马车出来,让顾九桃躲进车里,顺便调来两班衙役,大大方方出门,说是要去视察运河。 马车经过县衙旁边的巷子时,换车夫驾车,裴清和李三郎钻进马车。 原本就有些逼仄的车厢,顿时更加拥挤。 即便只能弓着腰,裴清还是对李三郎施礼。 “见过三皇子。”…
    29.8k 评论:1 时间:
  • 前情: 李三郎在做一把弓,他放下做到一半的弓箭,看着顾九桃,缓缓起身。 “姐姐,”他温声道,“我自己走。” 第8章: 顾九桃看着他,没有说话。 李三郎卷曲的睫毛微微颤动,脸上仍然带着笑容,像是做错事想要弥补的孩子。 “姐姐,来的时候就是我自己,我知道怎么躲开他们。”他从衣架上取下外衣,很迅速地穿上。 顾九桃同样对他笑笑,勉强让自己放松下来。 “我去把马车牵出来,”她郑重道,“我治病从来没有失手过,…
    785 评论:0 时间:

爱情摄氏度

学姐怀疑我抢她男朋友,带人把我堵在食堂教训了一顿。 我没反抗,无辜地等旁人录了像,转头把视频发到网上,并给她男友发了条消息:「学长,我被误会不要紧,但我担心学姐这样闹对你影响不好……」

查看所有
  • 上期回顾 她似乎很意外,想了想,又一脸了然,「对了,你刚刚也叫她学姐了,我都没注意。」 说着,小姑娘吐了吐舌,动作自然可爱。 「你好厉害啊,我刚刚真的吓死了……」 第一次被女生夸厉害,我竟还有些不好意思。 摆摆手,我别开目光看了一眼学姐离开的方向。 「是她欺软怕硬罢了。」 说来也奇怪。 我这人向来是没多少朋友的,因为自在惯了,很少去主动和谁亲近,总觉着大家在一起要顾忌别…
    1k 评论:0 时间:
  • 上期回顾 我发誓,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 目光朝下一扫,居然看见某人瞬间起了的反应。 我盯着他的裤子多瞧了两眼,乐不可支: 「曾何,你是不是火气太大了?吃点六味地黄丸吧。」 「许昕!」 曾何几乎是咬着牙喊我。 可是,对上我的目光,曾何语气却又软了下来。 他伸手戳了戳我额头,语气无可奈何:「你能不能不要撩我了,这样显得我很没定力的。」 「不能」 我趁他不注意,把冰淇淋故意蹭到他嘴角,然后凑过去轻轻舔…
    911 评论:0 时间:
  • 上期回顾 我装着低头玩手机,偷听了一个关于曾何的八卦,不知真假,但足够震惊。 开学前一天,有一起震惊全国的刑事案件终于结案,女人杀夫分尸,且藏尸冰柜。 听说,那是曾何的亲生父母。 杀人分尸? 这从来只发生新闻中的事,第一次似乎真切地发生在身边。 我有点回不过神来。 直到那几个小声议论的女生已经走远,我才勉强反应过来。 起身,准备回宿舍换衣服,却忽然迎面遇见一人。 曾何。 他直直地朝我走来,神色如常…
    1.2k 评论:0 时间:

美人骨

胸腔空荡荡,却渐渐被恨意蓄满,我这一生秉承着我爹生前的教诲,不曾做过什么错事,我领兵作战,护卫我们国家万里疆土,护百姓周全。我只是爱错了一个人,便落得个万劫不复的下场。

查看所有
  • 幻境又如何?身死又如何? 总之,我们会牵着彼此的手,漫长地生活下去。 直至,幻境破灭。 直至,烟消云散。
    1.2k 评论:0 时间:
  • 他神色平静,生与死在他口中说出,似乎不过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 “其实,在幻境中我痴傻的那段日子,是我的魂魄在慢慢剥离原本的身躯,一点一点地融合到这幻境之中。” 他握着我的手,掌心温热。 “而现在,我可以和姐姐永远生活在这幻境中了。”
    942 评论:0 时间:
  • 我不愿承认,前世让我心甘情愿爱着的,居然会是这样一个男人。 实在可悲。 我冷冷看着他,尚未说话,身旁便响起了成翎的声音,“求饶便罢了,还想让我娘子与我和离?” “三哥,你这求饶的手段未免难堪了些。”
    1k 评论:0 时间:

还有南风旧相识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贺南风在自己父兄面前,一直是温柔乖巧的,便如在寒山书院时贺承宇所讲的,她“小就可爱清澈,温温柔柔又十分黏人,刚生下来不久就会笑得清甜”,叫贺佟看着便心情舒朗,所以取名南风。 即便重回今时,三年来也多扮演乖女儿和好妹妹的角色。即便偶尔因为宋珮,这是贺南风第一回以这样严肃的态度,毫不留情拒绝兄长所求。只怕对贺承宇来说,也是不小的冲击。 他沉默良久,直到离开时,也没有再说一句关于宋珮和卫王凌夙的话,仿佛…
    1.2k 评论:0 时间:
  • 贺承宇愣住,随即哑然失笑,摇头道:“朱家恁多男儿,怎会由女子管事?南风你在说笑吧。”但贺南风却没有笑,只无奈看着兄长,半晌,等对方平息下来,才开口道:“为什么不会?”“为什么会?”“你别忘了,西北之地可是北魏时期,就出过花木兰替父从军的。”贺南风道。北魏是华夏历史上少有的蛮夷小族政权,却能维持那般长久和…
    949 评论:0 时间:
  • 到下午时,贺承宇回来了。万寿节除去各国使者来访,外地官员也多入京觐见的,此外,还有不少半朝半商的大户,也带着寿礼进京上贡,若是幸运,便能亲窥圣颜。作为北燕官方合作的兵器作坊,太原朱家便是其中之一。但朱家这回来京,似乎不止朝贺恁般简单。因为若是仅仅送来寿礼,不必半个家族都出动,先前不觉,后头花萼楼比试一过,便不少人恍然大悟,原是冲着禁军统领手中七星龙渊剑而来的。毕竟这是人家先祖耗尽一生才铸出的宝剑,…
    911 评论:0 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