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榜单

社会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想被王思聪打一次!” 一夜之间,这个梗火遍全网。很快,就有正义人士忧心忡忡地指出:人的尊严应该高于金钱,如果人们为了金钱而放弃尊严,就将……又将……总之问题非常严重! 话说,前几天,国民老公、首富之子王思聪怀疑一位路人在拍自己,遂伙同友人将对方揍了一顿,造成对方鼻梁骨折,后被鉴定为轻微伤。闹到了蜀黍那里,才知是一场乌…
    437 评论:0 时间:
  • 1k 评论:0 时间:
  • 在国外,他是牛津大学的博士,在国内,他变成了研制假药的阶下囚。 今天要给大家来讲一讲最近比较火的马鞍山“药神”的故事。 在国内系列“药神”案当中,马鞍山“药神”秦才东算是最特殊的一个,以往“药神”都是帮助病友从海外代购没有生产批号的药物,而秦才东是自己研发药物进行销售。 2022年12月30号,被羁押了…
    536 评论:0 时间:

真实故事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河南的案子,这个案子是有关未成年的,不是未成年犯罪,而是未成年受害,还不是一位、两位,而是多位未成年女孩被害,人心都是肉长的,特别是把黑手伸向未成年的这种犯罪,那真是人神共愤,如果你了解了他们的作案手法和作案经过的话,我估计,是个正常人都会暴跳如雷。 这个案子发生在河南省的开封市,网上资料非常有限,我只能尽量多给大家讲清楚,两名罪犯分别是李松和徐元庆,这个李松是当年34岁,他就是开…
    439 评论:0 时间:
  • 今天就来和大家说一个更特别的案例,案例的特殊性并不只是老婆劈腿,重点在于她劈腿的目标并不在别人身上,而是本家的,你想想,就是这种事发生在你本家里面,换了谁也忍不下去了,那可不是闹着玩,斗智斗勇,但事关男人声誉,尤其这类出轨行为最令男人难以忍受,还是妻子及家族兄弟戴绿帽子,这对男人来说尊严践踏一地哪有脸。 此案的主角叫郑宗齐,他,就是云南省保山市托管县级市腾冲市,即腾冲县箐口村,郑宗齐在家族中堪称罕…
    460 评论:0 时间:
  •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荒唐至极的案件,而且是个非常大的案子,本案主角是来自河北省的张尹亮,这个案子有多荒唐,我估计各位看完这个案子后会骂人,骂他的荒唐,骂他的无知,那么现在李老师给大家好好聊聊。 张尹亮,男,出生于1973年左右,案发当年31岁,他的老家是河北省邯郸市管辖下的武安市,北安庄乡人(因为村子的南边建了一个尼姑庵,所以叫“北庵庄”,后来被人将“庵&rdquo…
    711 评论:0 时间:

短篇故事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1 白苏的病总是不见好,小丫头若言整日里念着她吃药,烦人的紧。 一冬不曾出过屋了,直等到粉嫩的花瓣随着风吹过小木屋的窗,若言才带着白苏出了房门。 门前不远处的河,冰化了…… 若言见白苏直盯着那河,急急地说:“小姐,你……”白苏对她宽慰一笑,握住她的手,款声道:“没事的。” 探手下去,水竟是暖的,…
    191 评论:0 时间:
  • 被抓到的时候,男人正在电脑桌前合成同一个女人的人脸。与此同时,电脑屏幕里的女人几乎都一丝不挂。   1. 当凯凯跟我说她遭受到性骚扰的时候,我一直以为她是在开玩笑。 “这是真的。”她严肃地说,“我真的受到了骚扰。” “好了。”我说,“是怎么样的呢?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渠道加了你的微信号,然后说了一句美女你好…
    277 评论:0 时间:
  • 我刚当上娱乐记者的时候,主编要我采访一个叫陈漫洇的知名音乐家。那次任务差点害死我和我的同事,让我至今记忆犹新。那是关于一首歌的故事。一个——血腥爱情故事1、风送来青苔的潮气,我看着窗外,有点恍惚。院中老树盘根纠结,有种成了精的感觉。树旁有个水池,一片碧澄中偶尔闪过红鱼的鳞光,空气有点阴冷,明明是六月暑天,我却打了个寒颤。“易小姐,你想问什么,问吧?”…
    657 评论:0 时间:

短篇小说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1 京隆元年的秋天,与新帝登基一齐传遍坊间街巷的,还有江南镇府司拥兵造反的消息。 不过三年光景,叛军已攻占了我朝的半壁江山。 武州城外二十余里,便是江洋战场。 2 在武州城的时候,我经常想起穆宗年间,永熙皇子第一次见我的情景。 他那时很吃惊,似乎不敢相信我真的是从一把刀里变出来的,半大的孩子瞪着眼睛看我:“你真的……” 我换过多次主人,对这一流程…
    515 评论:0 时间:
  • 公孙泺是潜朝送来的和亲公主,生的绝色倾城,但端的确是薄命美人相,满朝十几位公主,却偏偏选了她来,可不就是薄命? 顾铎是公孙泺的未婚夫,婚期,就在三日后。 大婚那一日,顾铎迷蒙着眼掀开公孙泺的盖头,温热的呼吸喷涂在公孙泺的耳边,“我知你嫁过来并非本意,我会好好对你的。” 红罗帐散了下来,喜烛燃到了夜半。公孙泺看着旁边熟睡的男人,她第一次觉得,身子是暖的。 他只有公孙泺这一个夫…
    256 评论:0 时间:
  • “小的时候,总记得祖母常常对我说一句话,孩子,你永远没有办法欺骗时间,但是你可以和时间变个戏法。”   在柯俊六岁那一年,柯俊的父亲在他的工位上意外去世了,是猝死。在他父亲的葬礼上,还年幼的柯俊只记着似乎有个亲戚说了这样一句奇怪的话。 “哎哟,这哪像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简直像个老头一样。” 那天年仅六岁的柯俊抱着他的宠物猫桃子,窝缩在阁楼…
    455 评论:0 时间:

惊悚故事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一 “老师,我冷。” 行进在雾气蒙蒙的小路,我被这一阵阵颤抖的呼唤声吸引:“真冷,这是哪?” 裹了裹棉袄,冰冷咸湿的空气进出鼻息间,一种憋闷窒息的感觉油然而生,像是被人掐住鼻子。饥渴的张大嘴,哈出雾气和四周混为一体,我迷路了。 “老师,我冷。” 寻声而去,前方隐约出现一处灰白色微光,仿若灯塔,我像中蛊般被召唤,渐行渐近。那不是…
    310 评论:0 时间:
  • 1 我叫梁友,32岁,在某东南沿海城市开着一家火锅店。 今年5月,我的火锅城在苦撑了三年后,还是倒闭了。我的车子被拿去抵债,房子因为断贷被拍卖,老婆也和我离婚了。即使这样,我现在还欠着120万的外债。半年来唯一愿意和我联系的只有催收电话,现在手机一响,我连死的心都有。 我来到东江边,盯着幽深的江水看了一下午,最后我一咬牙,掐灭人生的最后一支烟,我站起来闭着眼跳了下去………
    194 评论:0 时间:
  • 观音村有首童谣:大夫治病,治手治脚不治心;相士算命,算天算地算他人。 许昌已经很多年没听到过这首童谣了,因为他已经10几年不曾回过观音村了。 1 一周前,凌晨12点刚过,许昌的女儿许可可生了诡异的怪病——她突然哭着说背疼,使劲儿去抓后背。许昌和他妻子赶紧看,发现许可可的背上长了一颗肉瘤,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大。 许昌和妻子带着女儿辗转多家医院,医生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许昌…
    480 评论:0 时间:

悬疑故事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一 “老师,我冷。” 行进在雾气蒙蒙的小路,我被这一阵阵颤抖的呼唤声吸引:“真冷,这是哪?” 裹了裹棉袄,冰冷咸湿的空气进出鼻息间,一种憋闷窒息的感觉油然而生,像是被人掐住鼻子。饥渴的张大嘴,哈出雾气和四周混为一体,我迷路了。 “老师,我冷。” 寻声而去,前方隐约出现一处灰白色微光,仿若灯塔,我像中蛊般被召唤,渐行渐近。那不是…
    310 评论:0 时间:
  • 1 那晚,我在学校接到了一个诡异的电话。 一个陌生的号码打入我的手机。 “喂?”我接起电话,等待对面的回答。 “……”对方一阵沉默。 “喂?找谁?”我加大了声音。 “……”对方仍是一阵沉默。 “王超!王超!救…&helli…
    297 评论:0 时间:
  • 骨钻,是一种新型的殡葬方式,就是把火化后的骨灰做成钻石戒指佩戴,以便纪念亡人。 我10岁的女儿去世了,我把她做成了骨钻,但没想到这背后隐藏的巨大阴谋…… 1 “磊哥,咱们把妙妙做成骨钻吧,这样她就可以每天陪在我们身边了。”老婆吴云说完这句话,又抱着女儿妙妙的照片趴在病床上大哭起来。 三天前,我女儿去世了。那天正好是她10岁生日。 其实我们都知道迟…
    414 评论:0 时间:

民间故事

白天刷不到,晚上逃不掉系列:悬疑、惊悚、玄幻、刺激、传说、奇闻奇事、诡异、灵异事件,原创内容太过真实,重口味一定要看,视频加文字解说,刺激大脑,胆小勿入。

查看所有
  • 1 在丰和村的东头,有一颗老树,枝繁叶茂,郁葱幽绿,村子在的时候,就存在了,不知陪伴了多少代人。 村子里体弱多病的孩子,都拜这棵古树,叫干爹干妈,痊愈极快,健康成长。 从远处看,这棵三人抱不住的树,枝丫上飘着一条一条的红带子,有的年代久远,雨水冲刷的已经失去鲜红的颜色,还有人不断的系上去,远处看着风景靓丽,更显示出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亦是信仰。 张枰也拜过这棵老树,他小时候身体不好,挂针吃药没少花钱…
    524 评论:0 时间:
  • 王师傅家的儿子没了,浑身没有一处伤口。 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位卖糖人的王师傅,他做的糖人包揽了我童年全部的甜蜜。他为人亲和质朴,虽然穿的衣衫褴褛,却很干净,但脸上还总是有伤。 王师傅经常喃喃自语,看着很是可怜。听说他有一个儿子,但他儿子二蛋不学无术,还沾染了赌和吸 毒。每次没钱了就回家像王师傅索取,王师傅不给钱,就对他大打出手,他的伤就是他儿子为打的。 “真是作孽呦”一个大…
    289 评论:0 时间:
  • 这件事情发生在几十年前,一个80多岁的老煤矿工人讲述给我,我做了记录整理分享给大家。 1 俺们县地底下蕴藏着丰富的煤炭资源。那时候召集一伙年轻人,随便找一块地儿,竖立个井架子。 年轻人们戴一顶柳条帽,披上一件破雨衣,拿一把铁镐,在井架子底下像老鼠挖洞那样往下挖。挖个大深井,见到煤就用铁镐刨,把刨碎的煤块装进罐笼里,再用绞车从井底绞到地面,很简单的就能把煤炭换成钱。 那时候煤矿条件差,安全系数低,矿…
    301 评论:0 时间:

生活故事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1 今天又是一个讨人厌的晴天,我总是忍不住这么想。阳光落在发顶,温暖得就像妈妈的手,抬眼望向阳光的来处时,却只有刺目的太阳和流淌的泪水。 不合体的衣服捆绑着我,令我无法奔跑,但我还是顺着熟悉道路来到了没有名字的花店。妈妈在这间无名花店订购了勿忘我,叮嘱我每天取一束回家。起先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每天都非要这束花不可,但渐渐地,我看懂了妈妈的眼神。当我捧着花回家时,她那鲜有的温柔的目光短暂的落在我身上,…
    238 评论:0 时间:
  • 1 那天过后,我似乎很久没有看见过阿婆笑了。 阿婆是江南女子,生在蓼花盛开的七月,母家姓姜,因此得名姜初商。 谈起江南女子,好似大多数人的耳边都会不自觉地飘来几句儒雅动人的吴侬软语。 可若按这个标准,阿婆却又算不上一个地地道道的江南女子了。 记忆中的阿婆,全然没有江南女子该有的温婉可人,嘴角也从未挂着若隐若现的淡笑。 她有的,只是一身终日在柴房劳作的烟火气,亦或是从邻居家猪棚里牵带着出来的臭味。 …
    191 评论:0 时间:
  • 1 老于头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又来养老院闹了,原因还是因为那30万。 养老院院长一直在帮秀芳说话:“钱是你爸爸自愿赠与的,我们有视频、有遗嘱、还有派出所的张警官作证,都说了很多回了,你们这么闹不会改变什么的。” “我管它什么视频遗嘱,哪有老子不把钱留给自己的儿子,却要给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护工,我看,就是你们的护工在看护期间勾引我爸。” 说话的是老于头…
    449 评论:0 时间:

情感故事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01 昨天和两个闺蜜去逛街,中午吃饭刷手机的时候,看到了一视频。 是非诚勿扰的一个片段。 标题为《52岁大叔要找25岁小姑娘,惹的女嘉宾怒怼》。 开场,一位大叔载歌载舞的登上了非诚勿扰的舞台,歌词中,他表达了想找一位美丽姑娘的心愿。 随后,他做了自我介绍,选了自己的心动女生。 第一轮下来,24位现场的女嘉宾,只有两位灭灯,也就是说,他留给众多女嘉宾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有一位女嘉宾问他的年龄,他卖关…
    354 评论:0 时间:
  • 01 罗宣下班回来,陪着万媛一起去买菜。 “你今天给永堂打电话没有?” “没打,让他自己缓缓吧。” 万媛点头,“永堂这孩子实在是命苦。” “雪梅更命苦。” 早年丧夫,大半辈子过得混混沌沌的,还没等到儿子结婚人就没了,半点求生的欲望都没有。 走了几步路,远远的看到了一个人过来,看清对方的时候两夫妻相视一望…
    388 评论:0 时间:
  • 01 史春生和邵星梓是在酒吧门口认识的。 史春生跟朋友谈完事情出来,一个身影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 他吓了一跳,嫌弃地把罪魁祸首拎了起来。 邵星梓一脸茫然地看着他,嘴里的酒气喷了史春生一脸。 那酸爽的味道,让他自然地松开了手。 邵星梓像青蛙一样趴在地上,挣扎了好久才从地上爬起来,用力扯着史春生的衬衫站起来。 史春生的火气已经窜到了头顶,要不是有朋友在旁边,他早就把邵星梓丢进了路旁的垃圾桶。 他的脸色…
    355 评论:0 时间:

两性故事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1 我不明白,为什么在老婆小雅面前,我总有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 仿佛,她是我的领导,上司。 我总是要笑脸相迎,讨好一般的和她讲话。 在小雅面前,我的腰板从来就没有挺直过。 刚结婚一年,她就闹起了离婚。 我总以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早晚有一天,凭着我对她的好,会感动她,融化她,可小雅对我,不是冰,就是火。 小雅对我一直都是淡淡的,冷冷的,要不,就是对着我发脾气。 为什么都结婚了,她还这样?我不知道这…
    291 评论:0 时间:
  • 1 云贵苗女多貌美,比如我和顾家明在云南旅居期间认识的当地向导阿妹,异常美丽。 这是我和顾家明在一起这么些年,难得第一次抛开工作出门放松。 但我没想到,我会在这里把他搞丢了。 确切地说,是他和阿妹一起消失了。 那一日,阿妹带我们去了一座有名的古城,里面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节日庆祝,很是热闹。 一直玩到天黑,阿妹说她累了,问我们要不要回去休息,顾家明摇头拒绝。 就这样,阿妹先回去了,我和顾家明牵着手随…
    707 评论:0 时间:
  • 我愣了愣,英姐顺势将我将压在了床上,收起了妩媚的神色,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要怎样,我都可以满足你,但是你别打小琼的主意,虽然她是你老婆。”
    1.4k 评论:0 时间:

人物志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 苔,这种毫不起眼的植物,生长在潮湿角落,太阳也照射不到,但它照样拥有青春,心怀理想,照样可以欢快地绽放。 一朵花,可以美在姿势,也可以美在风骨。一个人,因为生存而努力,更要为梦想而尽力。 这首清雅的小诗,给人以鼓励,让众多人找到自我生命的价值。 这首诗的作者,是人称“通天老狐”与“文化怪杰”的清朝大…
    364 评论:0 时间:
  • 几年前,一部名为《空谷幽兰》的书,揭开了终南山的神秘面纱,让许多人知道了,如今的终南山,居然还保留着千年前的隐居传统。 顷刻间,神秘莫测的终南山,成了无数人向往的修身圣地,让一众在世俗中摸爬滚打的人,瞬间找到了心灵的归宿。 白云,虫鸣,绿荫,河流,每时每刻都平复着内心的躁动,让人不自觉间平静下来。寄情山水、归隐山林,也成了越来越多人的向往与追求。 然而,人间百态,并不是所有人隐居,都为了静心修行而…
    351 评论:0 时间:
  • 何为福? 在古老的文字中,“福”的左边为“示”,代表祭台; 右边,是双手托着酒壶,做祭祀、祈求的动作。 何为相? 左边为木,右边是眼,“相”就是用眼睛去观察。 古人认为,花草树木是天地灵物,随处可见,所以观察必从树木开始,而相互、相貌的含义,皆由此引申而来。 正所谓:有心无相,相由心变。有相无心,相随心转。 晚清中兴名臣曾国藩…
    480 评论:0 时间:

散文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唐代诗人刘禹锡《赏牡丹》中的这句诗词,只是古往今来那些文人墨客赞美牡丹,浩若烟海林林总总诗词歌赋之中的其一而已。可见作为国色天香的牡丹,多么惹人喜爱。2019年5月的一个星期天,我们全家人一起兴奋地去了处于铜川市新区的牡丹园内游玩。那以各种各样牡丹为主题的公园,真的是处处风光旖旎,景色优美,牡丹园占地面积之大,花色种类之繁多漂亮,真使人惊叹! 放眼望去满目碧绿各种情…
    344 评论:0 时间:
  • 蝉鸣树畔,清辉禾野。乡间村落的夜晚总是比不得城市那般霓虹斑斓、灯火陆离。有的只是小矮屋外散落一地的月华和小木门内昏黄暗淡、摇摇晃晃的灯光。  依稀记得,儿时大厅房里的灯还是十分亮堂的。 每当如墨夜色渐渐没过大地,一天的辛勤劳作趋向尾声,高高悬起的那只小钨丝灯便担起守护白昼的职责,暖黄的灯光缓缓泄下,柔和的光线刹那间明亮了四周。奶奶借着灯光在厨房接着忙碌,偶尔传来瓢盆的动静。古老的樟木桌旁…
    451 评论:0 时间:
  • 我又吃到我娘给我蒸的枣卷子了! 从我记事时起,家里就有三棵枣树:两棵甜枣树,一棵酸枣树。一进到院子,正对着我们东屋的是棵粗大的树,在院子中间,平时,我也会爬到树上玩,而且,家里养着鸡,鸡也会到树上栖息,只是每天都会让院子里很脏,惹我娘生气。每到结出枣子时,我就会爬到树上先吃为快。 其实,我更多的是通过东屋与北屋之间的梯子,上到北屋房上摘枣吃。北屋前面有两棵树,离北屋最近的是一棵像棒槌一样粗的树,也…
    382 评论:0 时间:

诗歌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水仙是春天的信使我们是同行者赞赏这样的美如同会心的撞击一串风铃受伤了需要春风扶起在这里,不会被孤寂穿透在这里,垂吊的樱花像灯盏正点亮尘间我们在草地旋转像轮回一束香雪兰优雅地沉睡 我爱的,很温暖很长久像隐秘而伟大的婵娟
    308 评论:0 时间:
  • 正午的时光镀在躯体上 携着亮度进入梦咖 清幽荡漾 一声手机铃声撕裂着云彩 震耳欲聋的响声 滴入生疏阡陌的麦田   邂逅梦咖 为你拧亮一盏灯 点亮人生细节 凝视影子里的本人 将舌尖托起的味觉 赐予渐渐变凉的拿铁 焦糖玛琪朵康宝蓝摩卡 苦涩的咖啡 甘美的浅笑滴入 梦咖,且演绎着一个个梦想   每每情愫渗透时光的罅隙,然 再自墙砖里流泻出来 无须勘探 自惨白至浮世落寞的间隔
    304 评论:0 时间:
  • 一声惊雷震慑了我惊悚的梦 半夜的怅惘在远古再现 思路老是在魂牵梦绕中打开陈年旧事 旧事如烟还是并不如烟 另有一些角落的轶事 或许已使我遗忘   黯夜已达最深层次 越发慎密唰唰风雨 是不是与我相似 倾听金秋,面朝 一扇窗越发濒临一毫米
    240 评论:0 时间:

诗词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陇西行王维 〔唐代〕 十里一走马,五里一扬鞭。 都护军书至,匈奴围酒泉。 关山正飞雪,烽戍断无烟。   译文 十里的距离,驰逐而过;五里的路程,不过挥鞭的瞬间。 西北都护府的紧急军事文书到了,书信内容大致是匈奴围困了军事重镇酒泉。 关隘山岭正值大雪纷飞,烽火台信号中断,看不到烽烟。   注释 陇西行:乐府古题,又名“步出夏门行”,属《相和歌·…
    378 评论:0 时间:
  • 夫孝者,善继人之志 善事人之事者也。 ——《中庸 第十九章》   译文 所谓“孝道”,善于继承父辈之志,善于撰述父辈之事。 赏析 这是子思讲“孝道”的一句话。 在《论语》中记载了孔子的温情画面。孔子唯一的儿子孔鲤先于孔子去世,孔子很伤心难过,对孙子孔伋(子思)叹息说,“尔孺子,安知吾志?” 子…
    255 评论:0 时间:
  • 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中庸·第十三章》 译文 “道”,不会远离人。人追求“道”,却远离人,就不是真正的“道”。   赏析 这句话是每个问“道”之人最需要了解的一句话。“道”在哪里?在浩如烟海的书籍中吗?在深奥难…
    471 评论:0 时间:

杂感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大约是昨晚长途跋涉累了,很快得我就睡着了。不过,可能是不习惯外面的床吧,睡了却没有多长时间。只能是反反复复睡着醒,又醒着睡了。迷迷蒙蒙中我又醒了来,大概是到了早晨的时候了。 拨开窗帘,外面已是一片白雪茫茫的世界,虽然天空也只是刚刚亮的时候,但白雪倒映的世界,却已经是明亮了许多。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这样出了门。雪天行山,大概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吧! 走在外面古朴石板街道上,早已经被雪覆盖的路面已经看不…
    250 评论:0 时间:
  • 又是黄昏,街灯暗淡。 晚归,路人稀少。 有些累,走得也缓慢。 有人在身边穿行,有人都是路过擦肩。   忙碌疲惫,还有一些慵懒。 这几日似乎总在心情起起伏伏。 看不到一些事情的结局,也看不清前方的风景。   只是一路前行。 风雨过后,还会有什么。 想起曾经,曾经走过万水千山。 刹那瞬间,灰飞烟灭。 看不到昨日,也听不到声音。 似乎将那些过往都隐藏在岁月深处。 偶尔想起,云淡风轻。…
    330 评论:0 时间:
  • 当天空将将睁开一只眼 世界的倒影便齐齐碎裂 镜片落入湖中 零星、 又簌簌 在时光面上割成分离的洗礼 剩下我 呆立在细碎的夜色里 良久地失语 几抹黑韵朦朦胧胧 一切夜的颜色崩塌   我躺倒在虚无与遗篇 瞪大双眼 感受满身的缝隙 和腐烂的脊骨 一寸一寸 盘踞暮的银湾 这长长又无章的诗篇 终于在潦倒之时 写了几句月亮 天边的月亮 和我的月亮 抚摸疮痍掩映的云朵 一个伤口掉下几抹 无人认领的影子…
    391 评论:0 时间:

生活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文: 清台,85年生人,祖籍陕西西安,白鹿原人氏。   世事飘零风几许,梨花带雨云烟。  凭栏水月却觉寒, 佳话书中里, 多是负荏苒。几度明月相惦念, 未见曾时容颜。命里过客叹无缘,  不求成仙配,但求记当年。 ——谨以此阙献给清玲女士。 第一次见清玲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十五六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所以,当一位身着旗袍的江南女子,妆容…
    346 评论:0 时间:
  •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是人生的分水岭,毕业三十年、工作三十年后,各种同学聚会纷沓而至。三十年的人生大舞台把我们造就成为各式各样人物,三十年同学聚会给我们提供了粉墨登场的机会。   01   我们班同学的友情还是比较深厚的,毕业三十年,每年春节前后,雷打不动都要搞一次同学聚会,再加上同学有喜事、同学升职、同学从国外回来等都会召集同学聚会,一年下来同学聚会都会有两三次。 &n…
    614 评论:0 时间:
  •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起初读起这首现代诗,感受到的是唯美温柔的诗意。 直到饱受被偷窥经历的折磨后,我变得无比敏感,愈发不能接受这首诗描绘的场景,只觉得一阵恶心。 取乐的方式有很多,为什么要专注在害人害己的偷窥上。   01.从受害者到加害者。 事发当天我还是个大一的新生,可能由于南北方气候环境的差异,刚…
    349 评论:0 时间:

连载

这个分类没有描述

查看所有
  • 前情: “这么大的事,”李琛笑道,“怎么能只有咱们知道呢?不能瞒着父皇啊。” 该去给父皇针灸了。 楚王未婚妻伤了晋王李璋,只这一句话,便能让人浮想联翩。 第137章: 早春的薄寒依旧侵人筋骨,而皇帝退朝后休息的南薰殿,却暖得花池里的山茶早早开了。 皇帝斜倚在引枕上,听着屏风外的乐声,微微阖目。而魏王李琛跪坐在软榻下,凝神针灸。 阴陵泉健脾利水、缓解膝痛。 风市穴祛风利湿、舒筋活络。 他神情专注,如…
    1.1k 评论:3 时间:
  • 前情: “要不……”李璟看着他们亲昵,有些尴尬地提议道,“我出去跑两圈?” 虽然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眼下显然没有人想搭理他。 这个马车太小了。 第136章: “没想那么多。” “我就是想打他一顿出气。” “他承认了,承认也没办法,檀木挑檐烧干净了,死无对证。” …… 叶娇把事情交代清楚,马车也驶入赵王府,而李璟只有一个想法:别告诉我,我不想知道了。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5k 评论:3 时间:
  • 前情: “原来……”晋王李璋一字一句道,“此事错在本王,是挨打这件事吗?你就不怕……”他贴近叶娇,痛苦扭曲的脸上竟然带着笑意,“你不怕你出不去晋王府的门?你这纸条,根本没机会给任何人看?” 第135章: 叶娇抬头紧盯李璋的脸,她的眼中带着目的达到的笑意,带着奋不顾命的勇气,带着不屑一顾的霸道。 “走不出王府的门?”她笑得比李璋更疯,“除非殿下即刻登基为帝,否则就算你挖个深坑把我埋了,也会有人一寸寸…
    2.4k 评论:7 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