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写“世间所有,皆是束缚。” 那个时候是真的觉得亲人朋友现实责任,都是我身上绑的锁链,强留我活在这世 ……

以前写“世间所有,皆是束缚。”
那个时候是真的觉得亲人朋友现实责任,都是我身上绑的锁链,强留我活在这世上。压的我喘不过气又不能明说,还要装什么事都没有。
所以我选择保持距离,从不在父母身边多待。

写“交流还是有意义的,起码能知道大众是个什么样的大众。”
那时候在自我怀疑,为什么我不能和其他人一样为重逢激动为离别伤感。

写“我甘愿平庸。”
但其实当时并没能做到。

写“越来越不愿意再跟人表达我的想法。”
“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最自由。”
“说我什么都随他们吧!一句都不想替自己辩解。”
这时候的我好酷。

写“人求利求权求色求梦想是一种欲,不求也是。”
当时老有人劝我开朗点,多出去走走,多和人交流。说我太宅了,不正常。
我还是觉得,做什么不做什么都是选择,自己不后悔,玩崩了能自己兜底就够了。

写“我是我的全世界啊 我自己满足就够了”
一人即一世界,我们都是别人世界里的过客,反过来同样。

最后写“时间是毒也是药,我自己是凶手也是救赎。”
这话听起来有点中二,但确实是我这里年的经历。
可能是因为我不爱和人社交,有很多闲暇的时间,所以总喜欢以审视的目光观察自己。
一遍遍在自己身上挑刺,然后又一遍遍治愈自己。其实这句前面还有一句“一次次的自我怀疑把过去十几年的傲气打的面目全非。”
所以我说我自己是凶手。

其实这些都是去年的想法
今年一直在纠结
我怎么这么废
凭什么是我
怎么又是我

图来源 良士《余温》

花主 管理员

热门评论
:
该帖子评论已关闭
图片审查中...
编辑答案: 我的回答: 最多上传一张图片和一个附件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