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控

冬夜,石荷从航站楼出来。
脚步虚浮。
她刚下了从新西兰回来的航班,一路疲惫不堪。加上姐姐跳楼去世的消息太过震惊,一时没缓过来,走路略带趔趄。
站在等候大厅,她的目光在人群里搜寻,一下就找到了姐夫罗俊生。他穿着深褐色的长款羊绒西装,立在人群,俊朗英挺,像是旧版电影的男主角。
“姐夫。”她喉头发紧,这一句姐夫,让她想起了那件痛心的往事。